【荒唐王爷】第三章

 
          第三章 试婚夜,床婆子得欢巨杵               成亲日,芳草儿助阵小姐   弘昼半路放下了端容,端容自然是千恩万谢,临下轿还扶了一下弘昼的裤裆 ,弘昼嘱咐她照顾孩儿,有困难找警察,不是,找五爷。按下不表。   回到王府,见到了福晋赫舍里氏,得知福晋没有为难苗春儿,只是让她离开 王府,并赏了银子,暂时在王府把伤养好。   弘昼一向胡闹,但非常尊重自己这个福晋,赫舍里氏比弘昼还大两岁,论起 来还是弘昼的表姐,也才只有25岁,却已经是两个孩子的额娘。   那还是6年前,雍正12年春,和亲王还是和贝勒的时候,他的额娘纽骨碌 氏说了康熙朝大将军图海的外重孙女,赫舍里·婉红给弘昼做福晋,婉红的姑姑 是雍正爷的端妃,论起来算是弘昼远房表姐,二人合过八字后,到了夏天就有试 婚丫头过府,弘昼虽是个胡闹性格,但清室管教甚严,雍正爷又是个刻薄寡恩的 主子,所以此时的弘昼还不敢太乱来,到了17岁还是个没操过逼的雏儿,试婚 丫头也是个处女,幸好有床头婆子一起过来贝勒府。   到了初更时分,试婚的丫头芳草儿,迈了火盆,就算是礼成,坐床,等着弘 昼来挑盖头。   满人的成年礼也算是大事,来了不少兄弟官员们庆贺,就连宝亲王弘历也来 道喜,大家都知道这宝亲王将来是鉄稳新皇上,也就不敢太过放肆,大部分的敬 酒又都给十三王爷的儿子弘升挡了过去,弘昼总算进洞房的时候还算清醒   众人散去,弘昼挑了盖头,大红喜烛照映下,芳草儿真是艳若桃李,弯弯的 眉毛,细长的眼睛,秀挺的鼻梁,鼻尖略微上翘,两片薄薄的嘴唇,整体有点象 范冰冰。   床头婆子知道这是两个雏儿,于是就来到床前道:   “姑老爷,可以歇息了。”言罢,扶着弘昼坐在了太师椅上,转过身,拉起 芳草儿道:“草儿,来吧,女人总要破题儿,让婆婆帮你宽衣吧。”   芳草儿顺从的站起身来,任由床头婆子摆布着,她把头低的似乎要埋进自己 的胸里,由着婆婆一件一件的脱掉她身上的装饰,当脱到剩个亵衣的时候,弘昼 似乎成了个木头人,两眼火辣的盯着美丽的芳草儿,就像每个少男第一次看A片 时的震撼,裤裆里硬的像有个千斤顶,右手死死的抓住茶杯,感觉自己身体有无 穷的力量却不知道该把这股力量用在何处。   婆婆把芳草儿送进被窝里,芳草紧张的闭上眼睛,不敢看任何东西,婆婆转 回身,看着发愣的弘昼,微微一笑道:“姑老爷,让婆婆伺候您更衣吧。”不由 分说来到弘昼面前,帮他解除武装。   弘昼打小就给人伺候惯了,也不以为忤,当脱的只剩个内裤的时候,婆婆跪 下来拉下内裤,猛然间,一根小棒槌一样的鸡巴跳出来抽在了婆婆的下巴上,婆 婆大吃一惊,难以置信的望着这根无敌的伏魔金刚杵,轻叹道:“乖乖,姑老爷 可不是个神人吗?这小棒槌让女人快乐死了。”   这床头婆子虽说叫婆婆,可实际上也就是40许岁,一般都是些没了老公的 寡妇,对男女之事稔熟,专门来教导这些没有经验的处男处女怎么开苞。   婆婆轻轻拍了一下弘昼的屁股道:“去吧姑老爷,姑娘等着您哪,一边推弘 昼一边摇头叹息的暗道,今天芳草儿姑娘可有得受了。”   弘昼上了床,躺在芳草儿旁边,可一动也不敢动,只是听着芳草儿急促的呼 吸,自己脑子里想着些乱七八糟的事,婆婆叹息一声,也从被子角钻进了被子里 ,先是帮芳草儿脱掉了身上的肚兜儿,芳草儿一辈子顺从惯了,由着婆婆拿去了 最后一件保护,双手只无奈的护住胸前。   而这一边,婆婆拍了一下弘昼的大腿,示意让弘昼爬上芳草儿的身体,弘昼 满脸滚烫的趴在芳草儿身上,芳草儿低低的 嗯 了一声,可双手还是护住前胸, 婆婆无奈的摇摇头,把芳草儿的手从胸前拿开,命令道:   “姑娘,把腿分开吧,女人都有这一回,让姑老爷好好疼你一回。”   说着,从怀里拿出一块雪白的丝巾,推进了芳草儿的屁股下面,然后鼓励的 拍拍弘昼的屁股,弘昼这是一身的大汗,他自小散漫惯了,胆子也大,猛的揭去 了盖在身上的被子。   好热!   没有了被子,这被红烛照映的喜房显得十分诡异,两个赤条条的少年男女, 一个在上,一个在下,旁边跪着一个徐娘半老的床头婆子。   弘昼双目尽赤的看着身下的芳草儿,芳草儿也豁出去一般回望着弘昼,胸口 起伏不停喘着粗气。   这时候就是个傻子也知道要做些什么了,弘昼猛的用下身胡乱的杵向芳草儿 的胯间,却是杵了几次也不得其要领,却把个芳草儿杵的生疼,流下了眼泪,几 次之后,终于找对了地方,可是那里干的像撒哈拉大沙漠,弘昼生就的巨大怪头 无论如何也进不去,自己也被勒的撕裂般的疼,弘昼向右转头求助的看着婆婆。   婆婆微笑道:“别急,姑老爷,第一次都这样,让婆婆帮帮你吧,来,转过 身来。”   弘昼不好意思的转向婆婆,婆婆示意弘昼站起身来,看着弘昼的家伙,摇头 轻笑道:“真是个宝贝啊。”说着就亲了弘昼的鸡巴一下,然后拿舌头舔了一下 马眼。弘昼如被闪电击中一样,身体里立刻燃烧起一股奇异的火焰,从鸡巴扩散 到身体各处,全身的肌肉绷得紧紧的。   另一边,婆婆伸出手摸向芳草儿的胯间,一边嘬着鸡巴,一边用中指摸到了 芳草儿的阴蒂,慢慢的揉搓着。   这是一个极其怪异的场面。   婆婆左手扶着鸡巴在口中进出,还不停的用舌头挑逗这两颗巨蛋,右手已经 把中指插进了姑娘的逼里抠弄,发出淫靡不堪的声音。   弘昼哪里受过如此强烈刺激,没有几下,就感觉腰上一阵悸动,也没来得及 告诉婆婆,就散开精关,开了闸一样喷射出去。   婆婆被弘昼打了个措手不及,当发现弘昼鸡巴异样跳动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一管管精液猛的射在了婆婆的嘴里。婆婆是经过世面的人,毫不客气的吞下了 所有精液,还把个大鸡巴好生的舔弄干净,怪异的是弘昼的鸡巴不但没有因为泄 身而软下去,反而在婆婆的嘴里变的胀大,婆婆一生阅人无数,从未见过如此样 事,吐出鸡巴,大喘了几口气道:   “乖乖,这可真是个天生难得的宝贝儿啊,婆婆我今天好人做到底,送佛送 到西吧。”三下五除二就脱光了衣服,两颗硕大无朋的奶子在烛光映照下来回乱 晃,三角地的黑毛极其茂盛,几乎覆盖了整个小腹,弘昼是天生的青龙,一根毛 也没有,他自然的以为每个人都该如此,可看到了婆婆私处的茂盛黑毛一阵的不 知所措,而芳草儿更以为初夜便本当如此,只是这淫靡的场面毕竟让个大姑娘受 不了,却又十分期待。   芳草的下身被婆婆玩弄了一阵,虽有水流出,却也只是房檐滴水一般,这样 弄进去会疼死她,婆婆分开芳草儿的双腿,跪在了中间,掘起屁股,脸趴在芳草 儿的逼上,就开始用嘴舔着,一边舔一边叫弘昼过来,跪在自己身后,右手伸过 胯下,摸了一下已经泥泞一片的黑色大逼,翻开两片黑中透亮的阴唇,鼓励着弘 昼道:   “来姑老爷,今天婆婆我吃些苦,帮你们小情人儿做回积德的好事吧,来, 把你鸡巴插进婆婆洞里来吧。”   弘昼刚刚泄身,却仍生龙活虎,跪下来,也不推辞,一下就把鸡巴捅进了婆 婆的肉洞,婆婆突然感到平生从未有过的充实感布满下身,拍着弘昼的大腿道:   “姑老爷,使劲儿的抽插吧,使劲儿的干婆婆把,干不坏的。”   弘昼不用人教的抓住婆婆丰腴的大屁股,猛烈的冲刺着,啪啪的声音不绝于 耳,婆婆的臀肉被干的波浪四起,淫水飞溅。   这一边,婆婆一边用舌头舔着芳草儿的小豆豆,一边用一根手指插进窄小的 阴道,来回抽插着,芳草儿也被这淫靡的气氛感染,下身如小溪般不停流出淫水 ,已经湿了一大片,身下的白色丝巾也已经几乎变的透明。   干了几百下之后,婆婆死命抓住床单,高潮来了,她用力夹紧阴道,感觉身 后的小棒槌似乎要把自己操穿一样,在享受了有生以来最狂野的高潮后,婆婆让 弘昼停下来,可弘昼此时已经是欲罢不能,又啪啪的干了几十下才停下来,婆婆 欣慰的看看弘昼,由衷的夸道:“姑老爷真是个奇人啊,我们姑娘能嫁给姑老爷 这样的英雄也算不枉此生了。”   说着,扶住弘昼的鸡巴,带到了芳草儿的阴门前,用手抓着弘昼的大龟头, 在已经一片湿漉漉的逼上蹭了几下,拍拍弘昼的屁股,唱道:   “向前进,向前进,战士的责任重啊,妇女的冤仇深!”   弘昼此时再不是雏儿,落马沉腰,咬着牙“噗”的一声就捅进了芳草儿的处 女地,这弘昼乃是佛祖座前八百罗汉第二十八位,名曰神杵金刚,因为藏经阁失 火,护经有功,被佛祖赐于转世轮回到人世间享受58年荣华富贵,那夸下无敌 的伏魔金刚杵就是他上一世的手中武器,这一下猛然间插进了处女的小洞,把个 未经人事的芳草儿疼的呲牙咧嘴,只感觉身下被撕裂般的痛楚,大喊了一声,竟 是昏了过去。   弘昼哪里懂得怜香惜玉,只是不停的撞击着芳草儿,不几下,芳草儿悠悠醒 转,发现婆婆躺在自己身侧,揉弄着自己的奶子,身下的疼痛已不是那么强烈, 但也感觉阴道内酸胀无比,却说不出的受用,于是抓着弘昼的双臂呻吟起来,弘 昼也不懂得什么九浅一深,只是一味的猛干,又因为刚泄过身,特别持久,几百 下后,突然芳草儿两手死死抓住弘昼手臂,身上一阵痉挛,下体潮喷,淫水带着 血丝,喷涌而出,四溅开来。   一边的婆婆,轻轻抚摸着芳草儿的大奶子道:“好姑娘,好姑娘,你现在是 个女人了,以后的日子里好好伺候姑老爷,你可得道成仙了呢,哈哈哈哈。”   弘昼,怯生生的看着婆婆道:“婆婆,我,我想好似刚才一样,从后面干她 。”   婆婆道:“这有何不可,来,孩子,翻身趴下吧。”边说边帮助芳草儿翻身 ,也顺手拿走了放在芳草儿身下的白色丝巾。   芳草没等趴好,弘昼大鸡巴就已经又捅进去了,婆婆也钻到芳草身下,把个 老逼摆在两人胯下,两个逼,一老一新,一粉一黑,一茂盛一凄凄,弘昼少年心 性大起,按着芳草儿趴在了婆婆身上,两个人奶子贴着奶子,弘昼一会儿干上, 一会儿干下,把两个逼干的毛也绞在一起,水也流在一处,婆婆是大呼过瘾,芳 草儿也是小声呻吟,如此这般,最后弘昼也不知道在哪个逼里留下了皇种,三人 就此大被同眠睡去不表。     ***   ***   ***   ***   ***   隔日,婆婆回去复命,两家人分别准备婚事不说。入秋,终于迎来弘昼大婚 。   是日,贝勒府高搭彩牌楼,张灯结彩,接亲的队伍里,吹鼓手40名,满汉 执事各一名,有宫灯串儿灯子孙灯,八抬星星官轿,四犄角儿满带花活,门口摆 着应门桌子,上面放着一张弓三只箭,新人花轿落地,弘昼射轿门,踢轿杆,有 喜婆子背着新人过火盆,意喻日子红红火火,鞭炮响起崩煞神,来到二进院子, 新娘咬一口苹果,跨过个马鞍子,比喻平平安安,铺红毡,倒喜毡,一倒来到喜 桌前,有一对喜蜡分左右,喜字儿香炉摆中间,拜罢了地,拜罢了天,拜罢了天 地拜祖先,夫妻交拜入洞房,您这个洞房真正好,一头儿大一头儿小……   是夜,试婚的芳草儿,服侍着赫舍里小姐压床,不刻婚宴停,宾客散,弘昼 由下人搀扶着进了洞房,下人退去,有丫鬟端进一碗面,夹给小姐吃了一口,窗 外的婆子问道:“小姐,生不生啊?”   赫舍里氏娇羞的应了一声:“生。”声音几不可闻。   喜床上满铺的花生,枣儿,栗子,取谐音,早立子,不但生,还要花着生, 有男有女。   弘昼此时已经是急不可耐,挑去了盖头,却楞在当地,面前的赫舍里如此的 娇艳欲滴,比芳草儿有过之而无不及,大大的杏核眼睛,秀挺的鼻梁,颧骨不高 不矮,尤其是嘴唇厚厚的十分性感,酷似舒淇,其实这赫舍里氏便是舒淇前世六 世身。   芳草儿是赫舍里的贴身丫鬟,早对小姐说了新姑爷的所有身世,尤其是那絙 古难见的大鸡巴,早已经对小姐描述的绘声绘色。   此时,弘昼对着赫舍里氏深鞠一躬,“承蒙小姐不弃,愿与弘昼结为夫妻, 从此后,弘昼一定善待小姐,今天,弘昼就要无理了。”于是吩咐芳草儿,给小 姐宽衣。   不刻二女一精赤,一穿亵衣,弘昼满意看了看春光无限的二人,三下五除二 脱掉衣服,上了床。   弘昼经过上次人事,现在已经是轻车熟路,先着芳草儿,弄湿了赫舍里的下 身,又把鸡巴插进芳草儿逼里润滑了一下,转身来到赫舍里身前,也不多说,只 一顶,就进去了半个龟头,赫舍里紧咬牙关,闭眼苦忍着,一旁的芳草儿,不停 安慰小姐,并揉弄着小姐的奶子,分散小姐注意力。   弘昼再向下顶,忽然遇到了阻力,他已知道这是处女膜,也不怜香惜玉,深 吸一口气,小声道:“小姐,弘昼无理了。”说罢猛一下沉,巨杵穿洞而入,赫 舍里就此失去童贞。   一夜间,弘昼二女轮流操弄,直到天明,期间大乐非凡人可知也。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