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

 
                迷 途 作者:龙形 2009/05/09发表于:羔羊文行天下 ***********************************   话说这篇当初发的时候取名为伯爵夫人。不过我一直认为名字不够好。有啥 人可以提供一下更好的名字。另外这篇属于黑暗系的。不喜欢的不要看。 ***********************************   “呼!哈!呼呼……好舒服……再来啊!呜……”在一间豪华无比、占地广 大的主人房中,一名气质出众,脸孔看来成熟妖艳,身子丰腴却无一丝赘肉的少 妇,正一丝不挂的趴跪在床上,她的身边正有着五名同样没穿任何衣物的彪形大 汉。   每一名彪形大汉的男性象征都高高的耸立着,而如今少妇的口中和胯下的两 个洞穴以及双手都各握住一根阳物,她的身上,不论是乳房、小腹还是那嫩滑的 裸背也都已经洒满了腥白的秽液。   妇人不住喘息着、呻吟着,甚至嚎叫着,她那艳丽的红唇正不断贪婪的吞吐 着眼前的肉棒,而且次次深喉,舌头更是舔、缠、点、卷,各种技巧运用不断, 她的神情既妩媚又凶狠,好似想把那根恩物吞到腹中一般。   而在她身后的两名男子也是不断奋力的撞击着、抽插着,妇人也不断摆弄着 翘臀,迎合着身后两人的动作。   她的双手也灵巧的按摩着,时不时拂过龟头上的敏感地带,有时又玩弄着下 方的两颗肉丸,她的手指偶尔温柔的抚摸上头的青筋,偶尔又残忍的用那涂上暗 红指甲油的指尖刺弄。   两名大汉的神色也是不断变化,时而痛苦时而欢愉,脸上满是忍耐的神色, 五名男子各司其职,每个人都只有努力的服侍着女子,男子们的表情原应十分舒 爽,却偏偏好像带点疲累和痛苦,每个人的眼眶更是有着深深的黑眼圈。   看来这已不是第一场大战了。   没过多久,五名男子先后在发出一声痛苦的嚎叫后,喷洒出稀薄的白浆,少 妇的杏眼圆睁,不满的看着,那终于因为不支而退出她那桃源洞的男子,喊道: “席恩,连你也不行了吗?真是一群没用的东西,每个都只有那么一点点,这样 的量怎么够,快叫其他人进来!快去!”   几名大汉精神萎靡脚步蹒跚的走出房外,而外面站着的五名精壮男子则立刻 鱼贯步入房中,又是数场大战的开端了……   “糟糕!迷路了,这里到底是哪啊?”一名相貌清秀有点婴儿肥,留着褐色 俏丽短发的少女正穿着哥德式的女佣服装,拿着一根扫把站在走廊上。   少女的名字叫做蜜儿,原本是乡村中一个农家少女,因为父亲病逝,母亲又 身染恶疾,不得已之下只好卖身来到一位伯爵的府中。   这位伯爵原是这附近的大地主,因为从不剥削平民,很受村人爱戴,奈何他 数月前无端病逝,当时的他才年约四十,刚刚享受新婚之乐不久,在他病逝的几 天之内,村人们为了感念,还特地都头戴黑纱表示敬意。   伯爵不幸丧生之后,因为膝下无子,大量的田产落入伯爵夫人手中,原先村 民们都担心夫人会在掌权后会加重赋税,幸好夫人也遵循着伯爵原先的制度,没 有丝毫变更,农民们至此才真正放心。   就在伯爵逝世几个月后,不知有何原因,伯爵府开始大量招收奴仆,其中大 半是精壮的男性,村人们都猜测可能夫人想要扩建府邸,蜜儿也是在此机缘下被 买入的。   而如今她正面临着踏入伯爵府中三天以来最大的危难——她迷路了!原本只 是三急发作想要循着来时的路线走回佣人专用的洗手间,不料,伯爵府邸实在太 大,加上路线不熟,她竟然跑到了一个不知是哪的地方了。   不知道该怎么办的她,正抱着扫把蹲在地上,小脑袋瓜偏着想啊想的,终于 被她想到一个方法,那就是随便找一间房间进去,然后循着阳台走回前门楼上, 接着想办法跳下去一楼,再从前门走进去,应该就可以如愿回到佣人房了。   嗯!记得门前有一棵三楼高的杨柳树,怎么说也是爬棵树而已,应该难不倒 我吧!怎样也不能被人发现我竟然迷路了,要不然说不定会被开除呢。抱着这个 念头,蜜儿十分有气势的拿着扫把,开始了她的伟大冒险旅程。   首先要找一间房间,好!旁边到处都是,随便找间走进去就是了。任意的挑 了一间,蜜儿一口气的走到阳台,接着沿着阳台快速走过几个房间,来到转角处 了。现在开始蜜儿面对的是堆在转角的杂物山,只要翻过堆在转角的杂物,再爬 过那个独立的阳台就可以到达位于前门的房间了。   蜜儿努力的从杂物山中穿越而过,并且没有碰倒任何一样东西,拍了拍身上 沾染到的灰尘,又走了一段路,现在在她面前的是第二道难关了,一个大概五十 公分宽的间隙,只要跳过去那个独立的阳台后就可以到达屋子的前方了。   蜜儿首先将扫把架在两边的阳台栏杆上,接着,将女仆裙的下摆慢慢卷到腰 部,露出底下所穿的黑色丝袜和马靴,用嘴巴叼住下摆,手放在栏杆上,脚上施 力一跨,终于上到栏杆了。   接着,另外一只脚也安稳的上到栏杆,放开口中的裙摆,双手向横方微微打 开以便保持平衡,慢慢的支起身子。接着,就是最惊险的动作了,双手轻拉起裙 摆,一跳!终于过去了。   蜜儿大口的呼了一口气,从栏杆上跳进阳台,接着,就只拿起还未回收的扫 把,蜜儿知道终于要大功告成了,快乐的露出微笑抱着扫把走着,突然听见房内 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   蜜儿小心、蹑手蹑脚的凑向窗帘的缝隙,映入眼帘的是她从未看过的激情画 面,只见内里一个不着片缕的少妇正以小狗的姿态趴在床上,身后有一名皮肤黝 黑的大汉正不断的撞击着。   少妇正大声的喊着淫荡的话语:“大力点!干死我!干死我这小淫妇。”   而身后的男子正不断喘着粗气,卖力的运动着,房间的四周还有几个大汉或 坐或躺的靠在角落,虽然他们的眼睛都注视着床上淫糜的场面,但是每个人都好 像十分疲惫似的没有什么反应。   从没看过如此激烈的情境,蜜儿又好奇又紧张的看着,只见大汉把少妇的身 子反转过来,原本遮掩住面孔的头发因此散落。   “是夫人!”蜜儿忍不住吃惊的喊了一声,因为对象竟然就是这栋宅邸如今 的主人,在蜜儿刚刚被买入宅邸的时候曾经在大厅上见过夫人一面,当时蜜儿只 觉得伯爵夫人美艳得让她自惭形秽,万万无法想象那位气质高贵优雅、美丽大方 的伯爵夫人竟会以如此羞人的姿势趴在床上,甚至还粗鲁的说着淫声浪语。   发现到正在被偷窥的对象竟然是夫人后,蜜儿更是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的仔细 观看着,原本生长于乡村的她,多多少少也听人说过贵族淫糜的生活,在父亲还 未过世前,她还曾经跟妹妹偷窥过父母欢好,但是激烈程度却跟现在无法相比。   当时原本要出去玩的两人,因为对方有事不能来而突然回家,才意外的发现 父母亲大白天不知道躲在房里做些什么。   年仅五岁的她跟小她一岁的妹妹根本还不知道这方面的事,只是奇怪为什么 父亲会压在母亲身上,而且两人都没有穿任何衣物,母亲还不停大声的叫着。   自从这件事发生以后,蜜儿就常常跟妹妹藉故要出去玩,然后偷溜回家看看 父母到底在做什么,不过其中也只有看到几次这种情形,剩下的时候大部分都是 父母很正常的在做事。   直到蜜儿九岁的时候,才从其他男玩伴口中得知这叫做爱,而且这个行为是 会怀小宝宝的,当时的蜜儿知道后只天真的觉得自己的父母很恩爱,而且可能是 想要让蜜儿再多个弟弟之类的。   一直到十一岁,早熟的蜜儿在清洗下体时,无意中体会到快感,并且从某些 年纪较大的女生口中得知那种行为叫做自慰,当时刚发育不久的蜜儿胸部已经有 了B的规模了。   而且当时的她也沉醉在那种异样的快感中不可自拔,时常趁着家中无人的时 候自慰,这个行为一直持续到两年前蜜儿十四岁的时候,才因为感到羞耻而强迫 自己不做这种行为,但是蜜儿却仍然没有忘记以前那种快感。   如今受到夫人行为的刺激,蜜儿的脸开始逐渐红了起来,胸部也开始急速起 伏,双腿忍不住摩擦,试图减少下体传来的麻痒感。   此时她的脑海中有两个声音不停的争战着,一个声音告诉她这是很丢人的行 为,要她不要再看下去,一个声音则是说这是很舒服的,反正只有这次,摸一下 没有关系。   在情欲的催化下,蜜儿终于忍不住将裙摆拉起,右手慢慢的探入,试着减缓 自己体内传来那种麻痒火热的感觉。   啊!久违的快感传来,蜜儿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吟,她就这样一手搓揉着自己 的胸部一手不停的画圈打转,双眼则是透过帘布的缝隙看着伯爵夫人的淫行。   姿势又变化了,如今房内的两人形成了观音坐莲的体位,里面的战况越趋激 烈,蜜儿的动作和呼吸也越发急促起来,她上半身的扣子已经全部解开,露出她 那有E的傲人上围,殷红的乳头正挺立的曝露在空气中,四周还有些因为接触到 空气而凸起的小疙瘩。   蜜儿的双脚大开,女仆裙摆凌乱不堪的蓬散在腰际,纯白的棉质内裤正褪在 左脚脚踝,内里的小豆芽正充血而勃立着,一滩水渍湿濡了阳台地板和裙摆。   在阳台这种公开地区自渎,那种随时可能被人从楼下往上看到,或者是室内 正在交欢的众人发现,所带来的羞耻和背德感,不止没有让蜜儿退缩,反而让蜜 儿感受到一股无可言喻的快感,进而欲罢不能的发出小小的呻吟。   随着夫人的身子摇得越来越快,底下男子的声音越来越喘,就在男子陡然发 出一声狂吼,并且坐起身来抱着夫人作最后冲刺的时候,蜜儿身上的快感也累积 到了顶端。   她脑海中幻想着正被眼前男人抽插的不是夫人,而是她自己,就在男人做出 最后几下撞击而软倒在夫人身上时,蜜儿也理智崩溃的达到高潮,这个高潮持续 的时间和快感程度,是以往蜜儿自渎时从没体会过的。   就在这之后,蜜儿双颊浮上一层淡淡的红晕,双手分别无力的抚着胸口和小 穴,小嘴则是半开半阖,猛力的呼吸着。   就在蜜儿身子酸软的倒在地上时,啪的一声,阳台的窗户被打开了,原本蜜 儿靠在窗上的扫把也因此倒入房内,映入眼帘的是伯爵夫人艳丽的脸庞。蜜儿企 图站起身来,但是刚刚高潮的余韵尚未过去,手脚发软的使不上力气,只能勉强 用衣物盖住裸露的胸部跟纤细的美腿。   看着衣衫不整的蜜儿,伯爵夫人的嘴角浮出一丝笑意,对着房内的众人戏谑 的说:“哎呀!各位还不快来看看,外面可是有个美丽的小女仆忘我的在自慰 呢。”   而众人显然也十分有兴致的朝阳台走来,听到接近的脚步声,蜜儿脸上顿时 感到一阵火热,更加挣扎的想要起身,可是还没等到她坐直身子,就听到伯爵夫 人对站得最近的两个大汉说:“没看到小美人站不起身吗?你们还不快把她抱进 房里来。”   接着,蜜儿就感到四双火热的大手分别抓住她的双手双脚抬了起来,蜜儿还 未来得及反应,刚刚勉强盖住的衣物就随着动作而再度分开,蜜儿迷人的胸脯再 次曝露在众人的眼光之下。   蜜儿想要伸手把衣物拉上,可是抓着她的两个汉子力气大得不像话,即使蜜 儿出声表示希望他们放手,但是,两个男子只是用着淫邪的眼光看着她,丝毫没 有放开的意味。   看到那种眼光,蜜儿的面上更是羞得像要滴出水来,可就在这时候,伯爵夫 人赫然将房门彻底敞开,而门外更是站着将近十五名以上赤身裸体的精壮男子。   “都进来吧!”就在伯爵夫人的呼唤下,门外的男子一个个的走入房内,蜜 儿突然感到一阵恐惧感浮上心头,身子更是不安的扭动着,可是此时她已经被两 名大汉放到床上,而且又走来几名大汉协助压制着她。   此时的蜜儿虽然不知道伯爵夫人打算干些什么,但是浓郁的不安和恐惧感, 让她更努力的扭动身子,企图逃脱这些人的掌控,但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女又岂 会是那么多成年大汉的对手呢?   在她那微不足道的力气挣扎下,只是让自己的手腕和脚踝多上几条瘀痕,却 对即将发生的事情,造成不了丝毫改变。   走入的大汉们,很明显的都在打量着仰躺在床上的蜜儿,他们都搞不清楚为 什么房内会突然多出个人,而且还是名年轻的少女。   就在所有人都进入房内后,夫人立刻将房门关上,并且还上了几道锁,眼角 看到夫人的这个行为,恐惧感瞬间涌到顶点,她害怕的哀求着:“夫人!我不是 故意的!求求你放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只见夫人露出一抹微笑的说:“放心!我不会对你怎样的,刚刚你不是很爽 很舒服吗?我们等会会好好的对你的。”蜜儿听着这些话语立刻感到毛骨悚然, 虽然刚刚夫人的语气十分温和,嘴上甚至带着一抹笑容,可是在夫人的眼里完全 看不到一丝笑意,她在夫人眼里看到的只有残忍与暴虐。   因为从小生长在乡村,所以这种感觉特别敏锐,这种眼神她曾经看过,那是 猛兽的眼神,是那种嗜血又不在乎杀戮的人才会有的眼神,蜜儿彻底的傻住了, 她万万无法将这种眼神与原本她所仰慕的那位雍容华贵的伯爵夫人连在一起。   只见夫人慢慢的走过来床边,并且将手慢慢从裙内伸入开始抚摸起蜜儿的小 腿,蜜儿略带哭腔的说:“拜托!夫人饶过我吧!求求你!”   而夫人只是露出一抹残忍的微笑,接着一挥手,嗤的一声,蜜儿身上的衣物 被硬生生的撕成两块破布,蜜儿刚刚发育成熟不久的娇躯,一下子就完完全全曝 露在房内众人的眼前。   蜜儿惊恐的正想大叫,身旁的其中一名大汉立刻将撕碎的布料塞进蜜儿的嘴 里,这下子蜜儿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充其量只能发出呜呜的声响。   脚下的两名大汉将蜜儿的腿拉得老开,而夫人如今正趴在蜜儿的腿间,并且 手指还轻轻捏弄那还未消退的小肉芽,有时候又轻轻摩擦着蜜儿敏感的小穴。   蜜儿在夫人的抚摸下,不停的发出呜呜的呻吟,小穴也分泌出越来越多的爱 液,幼嫩的身躯更是浮上玫瑰般的嫣红,双脚难受的不停扭动着。   只见夫人突然离开,接着拿着一根尖锐的铁棍走了回来,看了看周遭的大汉 们,只见众人的眼光都专注在不停扭动躯体的蜜儿身上,她俯在蜜儿耳边娇声一 笑,说:“小骚货,被那么多人看,应该很爽吧?”说完以后,慢慢的将蜜儿口 中的碎布取出,又问了一次说:“爽不爽啊?”   “夫人!求求你……不要!”蜜儿用哀求的眼光看着夫人发出求饶的话语, 只见夫人用细长的指甲慢慢的从她的脸颊开始向下,滑过蜜儿的粉颈、胸部、小 腹,最后来到那迷人的缝隙上,夫人的脸上依然带着微笑,然后慢慢的将铁棍对 着缝隙放入。   蜜儿感受到下体传来的冰冷,害怕的全身开始颤抖,可是,夫人只是继续笑 着,手上的动作可丝毫没有停顿。   突然一个用力,半根铁棍就这样插入蜜儿的体内,蜜儿的身子猛地一颤,纤 腰整个拱了起来,口中发出撕心裂肺的哀号。   夫人显得非常开心,呵呵娇笑的看着从穴中流出的殷红血丝,那是贞洁的表 率,亦是蜜儿的处子象征。   蜜儿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她小时也曾幻想过要嫁给王子,就算长大后知道 那是天方夜谭,却也曾想过要献给自己最爱的人。可是,如今那保存了十六年, 蜜儿最重视的象征,就这样被人无情的夺走了,甚至第一次进入她身体的竟然不 是人,只是一根冰冷的铁棍。   看着脸上露出痛苦的蜜儿,夫人的脸上露出残忍的微笑,缓缓的扫视众人, 四周的大汉也激棱棱的打了个冷颤。   夫人还是一样笑着说:“你看看你们,刚刚在我身上就说没力了,不行了, 现在!是怎样,看到这个小贱货就有精神了是不是,一个个下面都挺得那么高, 竟然那么想操她,行!我就让你们操,她的身子随你们怎样使用和处置,不过你 们一个个的都不准让肉棒进入她的穴内,要插下面只准用那根铁棍,给我操到她 爽死为止!”   四周的大汉们见识到夫人残忍的手段,大气也不敢喘一口,每个人都开始对 蜜儿进行着暴虐的凌辱,听到蜜儿痛苦的哀号声。夫人的脸上露出快意的微笑, 招了招手,几名因为蜜儿而勃起的大汉立刻走向夫人,夫人一边慵懒的躺在沙发 上享受他们的服侍,一边心中想着:“敢把我男宠们的眼光吸引过去,这就是你 该受到的惩罚。”   就在第一名大汉将下身开始在夫人的身躯内挺动时,蜜儿的哀号声突然消失 了,因为现在正有一位大汉企图用蜜儿的红唇来缓解身上的欲火。而在第四名大 汉开始要满足夫人的需求时,蜜儿下身因为铁棍抽插而流出的血迹已经染红了整 片床单,她再也无力呼救了。   就在第七名大汉刚刚离开夫人身上时,蜜儿的身上已经布满了数不清的黏稠 白液,而她的双眼早已涣散,眼前所见尽是一片漆黑。   在她失去意识前的那刻,她所想得不是那些仍在她身上肆虐的男子,也不是 下身仍汩汩流出的殷红血液,更不是自己为何无端遭到夫人如此对待,当时的她 只有一个念头:“下面……还没有被进入过,是不是表示我还是纯洁的……不知 道……能不能看到……天使?”   就这样,蜜儿无助的抱着这念头,双眼无神的张着,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在她身上揉捏着的男人们,很快就发现到蜜儿的异常,几名大汉惊恐的退开 了身子,而夫人在知道情况后,只是冷冷的说:“真不耐操,晚点我让人过来收 拾,我们先去隔壁的房间吧!”说完以后,夫人就带头走了出去。   房内的几名大汉不止心悸于夫人的残忍狠毒,更感到一股恐怖的死亡气息, 每个人都争先恐后的逃离这个房间,难怪有人传说伯爵就是被夫人害死的,看来 并非是空穴来风。   身躯冰冷的蜜儿无神的双眼依旧望着天空,满床的红色血迹与身上的白浊, 在夕阳的照耀下,闪耀着异样的光辉,风从开启的窗中吹入,房间内发出呜呜的 声响,仿佛在替蜜儿发出哀鸣。就在风吹过房门时,空气中仿佛传来一声微弱的 叹息,而蜜儿的脸上也好似露出一抹微笑,也许……她真能上天堂。                  【全文完】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