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欲备忘录》01-03

 


第一章

  豪加快了套动阳具的速度,忍不住低低的呻吟了一声,无数的精子从龟头处
争先恐后地涌了出来,喷射在电脑键盘上。

  他喘息着半躺在椅子上,身体一点都不想动弹。这篇文章太刺激了,绘声绘
色的描述了男主人公带着自己的妻子与一个单身男子的3P故事,文中详细描绘
了妻子从本来的不怎么愿意到接受再到享受这样的性爱方式,以及男主人公在妻
子与别人的性交中感受到的刺激以及对于妻子的浓浓爱意,豪觉得这篇文章很可
能是作者的真实经历。虽然看过很多春色文章的作者都表明是自己的真实经历,
但是从文字间豪直觉地感到那是骗人的。

  豪是一家大公司的售后主管,拥有一间自己单独的办公室。每天早晨把工作
任务布置下去之后,他就会回办公室处理一些事物,处理完了就是自己的闲暇时
间。

  闲暇时间豪喜欢上网看一些色情文章,从一开始的追求刺激的手枪文,再到
后来注重心理描述的文章,最后他的兴趣落在了一类文章上面——人妻文。每每
读到一些人妻文的佳作之时他都会不自觉地把月带入到那淫靡的场面,想像着月
正与其他的男人在自己面前性交。

  月和豪结婚已经七年,夫妻间相敬如宾,性爱也一直很美满,但是豪却感觉
自己不像刚认识月的那一年那样有激情,恋爱那会两人都对做爱如痴如醉,不停
地向对方索要,不停地尝试着新花样。可是从恋爱到结婚九年过去了,能够想到
的新鲜花样都已经尝试过,豪觉得现在的性爱已经不如原来那般让他欲罢不能,
现在他在和月做爱的时候都需要把月幻想成在和别的男人做爱才能达到高潮。

  最近半年这种趋势越来越明显,在看色文之余他也在论坛的讨论区看看,很
多帖子在讨论如何让老婆接受3P接受交换,还有人现身说法。豪感觉到其中有
些方法相当不错,可行性很高,他越来越有把内心冲动付诸实施的想法。

  他坐正了身子,想了想,在论坛的讨论区发表了以下的帖子:标题:「我劝
说老婆接受3P的尝试」,帖子的内容写道:「我和老婆结婚七年,或许是碰到
七年之痒,虽然日子过得很幸福,不过我觉得老婆和我在一起并不那么激情了。
我会尝试着劝说老婆接受一些新的性爱方式,比如暴露、3P、交换等,如果有
新的情况发生我会及时更新,各位请祝福我。」

  按下了CTRL加ENTER键,豪收拾了东西下班。

       ***    ***    ***    ***

  月下班比较早,正在抱着两岁的豆豆玩,看见豪推门进来,便指着豪向豆豆
说:「爸爸回来了,快叫爸爸。」

  「爸怕。」

  豪轻笑了起来,豆豆两岁了,可是发音还是不清楚,不过听到儿子叫他,心
里还是塞满了浓浓的幸福。

  「孩子什么时候接回来的?」豪脱下西装。

  「爸爸刚刚送过来,我让他在这里吃晚饭,爸爸说还有事就走了。」

  由于豪和月的工作都很忙,没有时间带孩子,所以周一到周五都是送到豪的
父母那边照看,周末再接回家来。

  晚饭后,月哄着豆豆睡觉,小家伙一周没见父母,怎么都不肯入睡。豪在月
的身后轻轻摩挲着月的屁股,月的脸红了起来,哄豆豆的声音都有点颤抖。

  每个周末是豪和月的好时光,第二天不用上班,两人可以抛开一切全心全意
投入到性爱中。

  「豆豆已好长时间都没和我们一起睡了,晚上就让他和我们一起睡吧!」豪
说。

  月回身看着豪,发觉豪的眼睛亮晶晶的,「那你今晚还要不要了?被豆豆看
到不好。」月用屁股向后顶了顶,感觉到豪的裤裆已经鼓起。

  「小孩子这么小,哪会记得什么事情?再说我可以趁他睡着了再干你。」豪
从背后紧紧抱住了月,强壮的胸膛紧贴着月的后背。

  「不要在小孩子勉强说这些脏话。」月的脸像红布一样,身子开始不安地扭
动。

  豆豆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父母,然后「咯咯」地笑了起来。月微微用力
挣脱了豪的怀抱,把孩子又抱到臂弯中,不忘在豪的下面打了一下:「真好色,
别把我儿子教坏了。」

  豪不由分说抱起了月向卧室走去,月惊呼一声,差点把豆豆从怀里摔下来。
「你疯了?也不说一声,摔了孩子怎么办?」靠着豪的胸膛,月感觉很温暖。

  将月轻轻地放在床上,豪伸手从月和豆豆之间的空隙处伸进手去,抓住了月
的乳房,刚好满满的一手软滑。月在家没有穿胸衣,豪可以感觉到乳房上的小豆
豆慢慢立起来。

  把豆豆放到床角,月抓着豪活动的手:「你不是说等豆豆睡着了再来吗?」
声音绵软无力。

  豪伸出另外一只手探进内裤里面,越过上方毛绒绒的地带,准确地找到了阴
蒂,用指头在上面轻扫着。月抓住衣内的手慢慢放松,最后落了下来,落到了在
下面作怪的手上,不过只是搭在上面,没有任何力气。月的阴蒂是她全身最敏感
的地方,只要一碰到这里就会让她全身酸软。

  随着豪手指的扫动,月慢慢向前倾,最后整个人趴在了豪的肩膀上,只要豪
此时一抽身,月就会像一滩烂泥一样倒在床上。

  月如此的反应让豪知道此时的她已经被自己深深地撩起了情欲,没有一点反
抗之力了,这么多年的夫妻,豪对月的每一个反应都瞭若指掌。

  「老公,我要你帮我舔。」

  豪抓住月的裤子,月抬起了屁股,连着内裤被豪一起脱了下去。小腹上的一
丛毛很整齐,那是豪亲手修剪的;再往下,则是光溜溜的,正上方是被包在一层
皮之中的阴蒂,微微有点勃起,暗褐色的小阴唇外翻,缝隙中有一丝水光,昭示
着主人的欲望。

  豪扒开小阴唇,里面的嫩肉露了出来,嫩肉上附着着一层水膜。不像当初少
女时那样粉粉的颜色,经过这么多年的开垦,颜色已经变深了,不过这更能表现
出一个熟妇的欲望和经验。

  豪用舌头沿着裂缝从下到上一路扫过,月满足地呻吟了一声。

  「用舌头舔进去。」月双手抚摸着自己的乳房。

  豪没有理会月的请求,还是用舌头在裂缝上轻轻地舔着,月每次都随着他的
舌头的运动轨迹挺起阴部,追逐着他的舌头。

  「用舌头舔进去。」月再一次发出了邀请。

  豪依旧没有理会月,舌头在月的阴蒂上活动着,同时并起两根指头,探入了
早已淫水氾滥的蜜穴,深入两根指节之后,向上勾起,勾住了一处凹陷,用力地
摇动起手指来。月的阴蒂和G点两处受到攻击,发出了呜咽的声音,下身一阵阵
暖流来袭,她知道自己的第一次高潮快要来到了。

  豪直起身,加快了手指摇动的速度,快速而大力。感觉到阴道中的嫩肉开始
收缩,豪的大拇指按着月的阴蒂,手指以自己能够达到的最快速度抽动、翻搅。

  月的身体一下绷得僵直:「老公,插死我吧!月儿要死过去了……」然后全
身如同筛糠一样抖动着,要往后倒去。

  没有潮吹,豪一直想在月的身上制造出潮吹的效果,不过从来没有出现过。

  豪扶住月要向后倒下的身子,轻轻啜着她的耳垂说:「豆豆在看着妈妈高潮
呢!」

  月的大脑有点迷迷糊糊,听了豪的话清醒了一点,看到旁边的豆豆正睁着好
奇的眼睛看着两人的游戏,轻轻咬了一下豪背后的肌肉,说:「我先把豆豆哄睡
了吧,今晚不会放过你的。」

  豪撚起月的乳头:「都说了他不会记得的,晚上就让他在这里睡,让他好好
看看他的妈妈是怎么被他的爸爸干得哭天喊地的。」

  月高潮后的身子特别敏感,被豪一捏乳头,浑身都酥麻了,再听到豪的话,
想起儿子一直在旁边看着,只觉得蜜穴中又流出许多水来。

  「我要让他看看他爸爸是怎么在他妈妈面前求饶的。」月不甘示弱。

  豪坐在月的身后,把她的身子转过去正对着豆豆,然后掰开了她布满淫水的
小穴:「豆豆正在看着你的小穴,你害不害羞?」

  月挺起身子,闭着眼睛,双手向后环抱住豪的头:「他就是从我这里生出来
的,我为什么要害羞?」月把这当成又一次新鲜尝试的开始,很快进入了角色。

  「那你想我在豆豆面前干你吗?」

  「想,想你在他面前狠狠地干我。」

  月的回答令豪也变得铁硬的:「我要从后面干你。」

  月爬起来摆好姿势,还把屁股在豪的面前摇来摇去。豪一巴掌拍在月的屁股
上,一个浅浅的红印留在上面:「别动,老子要在豆豆面前干死你这个骚货。」

  硕大的阳具没有遇到任何阻碍,一下刺到蜜穴的最深处。

  「老公,你的好大!」

  「你怎么知道老公的好大?」

  「因为老公撑得我好满。」

  「老公的什么撑得你好满?」

  「老公的鸡巴。」

  豪抬眼看了一眼豆豆,抽出了阳具:「让豆豆看看你现在的烂屄。」

  月觉得阴道中一阵空虚,央求道:「老公你插进来吧!」

  「让豆豆看你的烂屄我就插进来。」豪威胁道。

  月红着脸,看得出内心在挣扎,豪把豆豆抱了过来,正对着月高高撅起的屁
股。月把脸深深地埋在被窝里,保持着跪趴着的姿势。

  「豆豆在看你的屄笑呢!你喜欢的话就摇摇屁股,然后我就狠狠地干你。」

  撅着的屁股晃了晃,豪再次提枪刺入了月的阴道。

  「老公你刺穿我了。」月的手紧紧抓着被子。

  「喜不喜欢我刺穿你?」

  「喜欢。」

  豪抓起月的两只手攥住,开始发动凶猛的冲刺。月全身只靠着膝盖跪在床上
着力,掌握不了平衡,身体随着豪的撞击前后摇摆,两只奶子欢快地在胸前跳跃
着,乳浪滚滚。

  数百下的连续重击让月又一次达到了高潮,豪同时在自己的幻想中将精液一
股一股地喷到了月的阴道深处。


第二章

  月很早就醒来了,把熟睡中的豆豆放到了小床上,回房关了门,豪全身赤裸
四仰八叉躺在床上睡得正香。

  豪虽然三十四岁了,身材保持得很好,全身肌肉匀称,虽然不像某些肌肉男
那么孔武有力,但是却很能吸引女人,最让月满意的是豪没有中年男人通常都具
有的小肚子,有些人说那是成熟的风度,月并不喜欢。

  由于昨晚的一场大战,豪那勃起时有些狰狞的阴茎现在已软化成可爱的小鸡
鸡,在丛生的阴毛中歪着头耷拉着。

  月躺在豪的身边,看着熟睡中的他,心里漫起充盈的幸福,伸手抚上豪的脸
颊,他微微咂了咂嘴。月的手沿着豪的脸颊向下,停留在豪的胸膛上,『男人就
要有这样的胸膛才能让女人感到安全。』月边轻轻摩挲边想着。

  月的抚摸让豪在睡梦中有所知觉,动了动身子,一只手习惯性地打在了她的
乳房上,还顺手捏了捏,「色狼!」月觉得自己的阴道中有水开始渗出。

  昨晚在豆豆的面前被豪直接插上了云霄,月觉得自己越来越淫荡了,怎么能
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呢?虽然是自己的儿子,虽然不懂事,可是毕竟是另外一
个人眼见着自己被干到了高潮啊!呸!我怎么也和这个色狼学会了用这个「干」
字呢?

  昨晚带给她的高潮是前所未有的,新鲜的刺激让她既觉得害羞也觉得渴望,
豪的表现也一如既往的好,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以往她和豪找到一种新鲜的玩
法,都会让豪的一通狂干给摆布成软脚蟹一般,但是昨晚在豪的东西慢慢地萎缩
退出之后,她却感到了阴道里面有一点空旷的感觉,想要找一个什么东西来塞满
它。

  当时有那么一丝欲望要豪再来一次,可是终究没有说出口,因为这事关男人
的面子问题,月不想为这事让豪有什么心理负担。女人可以和老公表现出自己的
淫荡一面,但是不能表现出老公不能满足你的样子,她最终悄悄地压下了那些欲
望。

  可是欲望只能暂时压下去,在适当的时候它还会露头的,现在月看着豪的身
躯,抚摸着,她湿湿的小妹妹又有些张开嘴了。

  月紧紧地并起双腿,似乎想把阴道中的空隙给挤掉,可是腿越并越紧,阴道
中却好像越来越需要填充。伸手捉起了豪的小鸡鸡,翻开遮盖一半的包皮,把龟
头全部暴露在空气中,月在上面轻轻地揉动。

  很快豪的阴茎有了一点反应,开始变大、变长、变硬。月握住了阴茎,开始
改为上下撸动,随着一下一下的撸动,可爱的小鸡鸡很快成长为月心目中的「阳
具」形象。

  月看了看豪,眼皮子似乎微微动了动,她忍着内心的笑意:『你就装吧,看
你还能装到什么时候。』

  月粗粗地喘息着在豪的耳边说:「老公,我要你的大鸡巴干我。」这倒并不
是故意装的,而是月确实已经平静不了自己的呼吸了。

  手里的阳具跳动了一下,月吃吃地在豪的耳边笑道:「老公,别装了,你的
鸡巴出卖了你的心。」

  豪一下睁开眼,彷彿很吃惊地说:「你是谁?你干什么?」

  「我啊,我是欲求不满的女人,出来找小帅哥的。我可是付了钱的,不把我
服务好了,我去消费者协会投诉你哦!」

  月娇笑着跨坐在豪的身上,用底下的小妹妹磨着豪的胸膛,由于月磨得很用
力,有些阴毛从胸膛上扫过,让豪觉得胸膛上有点痒痒,很快地在月磨过的地方
都印上了湿痕。

  豪被她磨得心里也很痒痒,抱住月不停前后动的屁股向前移,一直到嘴边的
位置,然后头抬起来,吻上了月的小蜜穴。

  月「咯咯」笑着:「看来你还蛮会伺候人的嘛!你喜欢姐姐的穴穴,姐姐就
让你尝个够。」说完就对着豪的脸坐了下去,下面的小嘴正对着豪的大嘴。

  豪开始努力活动着舌头,展开自己全身解数,月被舔得如同打摆子一样,频
频地轻轻颤栗,腿也紧紧地夹住豪的头。月觉得自己的心尖子都在颤栗,今天早
晨特别敏感,她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像这样的找鸭子的角色扮演以前也玩过很
多回啊,今天怎么感觉就这么刺激,身体会这么敏感?

  她把臀部往前移动了一点,阴蒂准确地找到了豪的鼻子,就在上面研磨了起
来,很快地就引发了月的一阵阵轻呼:「好硬啊!磨得我都发软了。」手向后探
去,抓住豪笔直向天的阳具套弄起来。

  「小淫妇,是不是你老公不能满足你,你这个小淫妇才会出来偷食吃?你看
下面都湿成这个摸样了,你老公多长时间没干你了?」豪决定将这个角色扮演的
游戏继续玩下去。

  「才……才不是呢!人家老公昨天晚上才狠狠地干……了人家一炮,干得人
家都飞上天了,我们儿子就在……旁边看着,他说就要在儿子旁边……狠狠地干
我。」

  「你个小淫妇昨晚吃得那么饱,现在就开始浪、开始找男人了,不行,你让
你老公爽得那么翻,还给你儿子看,我们俩没有儿子,我也要找人来看才行。」

  「我老公……他硬要给我儿子看的,我……我不喜欢给儿子看。」月觉得这
句话有点违背内心,像昨晚那样的刺激,她还想再来一次。

  「你老公硬要别人看你就同意,我让别人看你就不同意吗?」

  「你用大鸡巴……插我吧,我让你和我老公一样爽。」月觉得底下越来越空
虚,急切地需要一根火热的阳具去填充,去煨平每个淫荡的褶皱。

  豪抱住月的屁股:「想要大鸡巴,你就给人看啊!」

  月点头应道:「我现在就在给人看着呢!不就是你吗?」

  「我看不算,要让别人看。」

  「好,我们的旁边现在就站着一个人,他正在看着你玩我,他想看你干我,
你快把大鸡巴狠狠插进来,干我给他看。」月开始有点进入角色了。

  豪还想更进一步:「那是你想像的,我要你真给别人看。」把淫欲满腹的月
翻下身子,豪下床走向卧室的窗帘,作势要拉开。

  月吓了一跳:「你变态啊,还真这么干啊?被社区的人看到了以后还有脸见
人吗?」

  豪知道不能过份:「吓唬你的,你有这个胆子我还没有呢!都是认识的人。
咦?你刚才说的以后没脸见人,那以后不见面的人是不是就能看啊?」

  「人家瞒着老公出来的,你快点啦,一会还要回去做饭给老公吃呢!要是一
会回不去被老公发现,然后捉奸在床那就羞死人了。」月双手故意捂着脸作害羞
状。她有些觉察到豪喜欢的刺激点了,她用言语去刺激着他,只希望那根肉棒能
够尽早地塞进来。

  豪趁机将窗帘拉开了一线,然后一下猛扑到床上,紧紧地压着月:「你个小
淫妇有胆子出来偷人,还怕老公吗?既然你这么急着我干你,那你就等着屄被干
肿了回去被你老公检查出来吧!」

  前戏已经做很久了,再加上角色扮演的刺激与代入感,豪的肉棒早已经成为
铁棒了,而月的蜜穴里面也早已布满了蜜水。

  两人的性器一接触,豪觉得自己的阳具似乎是被吸进去一样,一下子就滑到
了阴道最深处,顶着一团软肉。月将腿分得很开,让他顺利地进入到里面最柔嫩
的地方。

  月紧紧地抱住了豪宽厚的背部,整个人似乎要吊在豪的身上,把下体紧紧地
向上抬着,迎接豪的抽插。豪就像是一台打桩机一样一下一下狠狠地捣动,每次
都要顶到那团软肉才肯退出,下一次再狠狠地捣上去。

  月的呻吟和浪语连成了一串:「啊……干得……啊……好深,你这个要……
人命……啊……的鸭子……捣到……嗯……心上了……啊……」

  豪看到月陷入了意乱情迷的地步,决定趁势更进一步:「小淫妇,你爽不爽
啊?想不想别人看你在被我干啊?」

  「想。」

  「你看看窗帘没有拉紧啊,怎么留了一条小缝啊?我下去把它拉紧。」豪把
阴茎退到阴道口,作势要起身。

  月看了一眼窗帘,拉开了十几公分的宽度,从外面根本看不出什么,一下抱
住豪,臀部上挺,将整根阳具全根吞入,还不依地咬着豪的肩膀:「你故意的是
不是?不行,现在怎么说也不给你走,你还没伺候好我,还没让我爽。」小巧的
臀部不断抬起放下,自己做着活塞运动。

  豪淫笑着说道:「你这个小浪妇,发起骚来就什么都不顾了,我干死你个小
淫妇!」

  豪那硕大的阳具不断进出月紧窄的蜜穴中,渐渐地两人的结合部位泛起了一
层白色的浆液,润滑着性器,有些浆液顺着月的会阴流到肛门部位,再向下滴到
了床单上,形成了一小块湿痕。「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女人淫荡的叫床声、
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就在这个清晨奏响了一出淫靡的乐章。

  豪把月整个抱起来,站立起来,这个姿势的难度很高,两人练习了很多次才
能像现在这样纯熟,月把全身紧紧挂在豪的身上,搂着豪的脖子,双腿紧紧地夹
住豪的腰部,豪双手托着月的臀部,轻轻托起放下或者左右摇动。

  月觉得整个人都快融化了,用乳房紧紧地摩擦着豪的胸膛,快感一波一波地
从阴部传来,小穴越来越酥、越来越麻,但是只要被肉棒顶到的地方就传来一阵
让全身都能起鸡皮疙瘩的舒爽,而没有被顶到的地方则是迫切需要肉棒的抚慰。

  强烈的刺激引得月娇喘连连,但是好像还缺一点什么,总是和自己的预期有
点不一样,不需要豪用手托着,她自己不断地扭摆臀部,调整刺入角度和深度,
就为寻找那一瞬间爆发的快感。

  豪就保持着这个姿势步下了床,月有点疑惑豪要干什么。

  豪托着她来到了窗帘那条小缝隙前,月明白了,透过缝隙向下看了一眼,健
身器材前正有人在上面进行晨练,旁边几个小孩子在互相追打笑闹。月忽然全身
肌肉紧了一紧,呻吟了一声:「老公,快干我,快干死我!」

  不用月的催促,从她那忽然变得火热收紧的蜜穴以及月不断大力向下套动的
动作,豪就知道月的高潮要来了。他抱起月的屁股托向上方,直到阴茎都快脱离
了月的阴部,才松手放下,月就势狠狠压下去,喉间发出一阵听不懂意思的胡言
乱语。

  月动作的幅度越来越大,大到可以不用豪来帮忙,蜜穴越收越紧,把豪的阳
具紧紧裹住,贪婪地吸吮着。

  豪恶作剧一样地忽然把窗帘拉开了一大块,两人站立在窗前的身子整个暴露
了,没有一丝的遮挡。「啊……」月一声如同动物的长嘶,完成了她最暴烈的一
次套动,阴茎似乎顶开了那团软肉进入到一个全新的地方,阴道在高频率地收缩
着,阴茎也在此时剧烈地跳动,喷发出一股一股滚烫的、浓浓的精液。

  「你烫死我了!你干死我了!」月有点失神,靠着豪的双臂紧箍才能附在他
的身上。

  窗帘已经放下,还摇摆着。

  月看着窗帘,刚才在豪突然拉开窗帘的刹那,她忽然变得很激动,而心中一
直感觉缺少的那一点在那一瞬间似乎补上了。高潮不可预料地突然爆发了,完完
全全地爆发,没有任何杂质,就是纯粹得让人心悸的高潮,是她以往从来没有尝
试过的,她都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再承受一次这样剧烈的爆发。

  她温柔地吻上了豪的额头:「老公,你真的把我干得要飞起来了。」

  「那以后老公让你天天飞起来。」豪回吻着月,他知道他们以后的性爱将会
进入一个全新的境界了。


第三章

  美好的周末很快就过去了,两个白天三个夜晚,豪和月总共做了五次,其中
星期天的晚上两人开着窗帘做爱,当然屋子里的灯是关着的,豪周一上班的时候
还觉得自己的腿有点发软。

  月这两天也极度热衷于性爱,身子也特别敏感,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基本
上每次都能达到以往所达不到的高潮,月认为是豪又找到了一种新的性爱方式刺
激了自己。豪趁势问她,如果真有人在旁边看着两人做爱不知道是不是会更爽?
月狠狠地掐了他一下:「别想那些歪点子,夫妻俩幻想一下没问题,如果真那样
别人怎么看我们?我可事先警告你啊,你们男人们都是一肚子坏水,没有这个念
头更好,有这个念头最好趁早打消。」

  「哪能呢,好歹咱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这样的道理我还是明白的。」豪现
在不敢露出自己的大灰狼尾巴。

  「说到高等教育我想起来了,过一段时间我妹妹大学毕业了,想来我们这里
玩玩顺便看能不能在这里找到工作。对了,你们单位有没有什么职位适合她呀?
有的话你帮着和你领导说说。」

  「唷!咱小姨子要过来啊?嗯,青春靓丽女大学生找工作应该很容易吧!」

  「少贫嘴啊你,那是我妹妹,讲话留点口德。这事你可得放心上,你这做姐
夫的能帮上就帮她一下。」

  「这还用你说。」

  月的妹妹琳比月小了十岁,过年陪月回娘家的时候见到了,结婚的时候还是
个黄毛丫头,现在出落得亭亭玉立,长得比当年的月更俊俏。以前总感觉小丫头
话不多,不过自从上大学之后可能是因为学业方面的压力小多了,也开始变得叽
叽喳喳,爱说爱笑爱闹,月还数落她以后怎么嫁出去。

  靠在办公室座椅上,豪漫无目地地想着昨晚的一幕。

  想起了星期五在论坛上发的帖子,豪想看看有没有回覆,便打开了论坛,发
现自己的帖子依然在第一页,仔细一看回覆量,七十多条。

  他点开一个一个回覆看下去。

  「你是不是有病啊?老婆送给别人干。」

  「你妈个大骚逼,贱男人。」

  「楼主大好人,带我一个好不好?本人技术好、鸡巴大,需要加我QQ:X
XXXXXXXX。」

  「婚姻到了一定阶段确实会遇到各种问题,不过楼主可以和你老婆好好的沟
通,找出你们生活中其它共同的爱好。我建议不要采取这种极端的方式,处理不
好会出问题的,须知欲望一旦打开如果无法遏制就犹如洪水猛兽一般。性是夫妻
间最私密的事情,如果连这个都和别人共享,那么你们夫妻间的关系和其他亲密
朋友之间还有什么区别?」

  「这样想无可厚非,只要夫妻两个人愿意,我觉得可以去尝试,不过楼主我
建议你采取行动的时候要注意方式方法,不要一下暴露你的目的,你老婆开始肯
定很难接受的,要注意策略、步骤。最后祝楼主能找到自己的『性福』。」

  ……

  回覆的人大多数谩骂,除去这些谩骂的人,一部份觉得这种方式不可行,理
由是爱情的目的是独占,尤其是在性方面。另外一部份人的观点是,爱一个人是
要让他感到快乐,不过都建议要注意分寸,直到老婆自己愿意的时候才能真正实
施,不能带有一点强迫性。

  豪盯着屏幕有些发傻,每个人讲得都有道理,即使是那些谩骂的人,犹记得
当初自己初次接触一些人妻类的文章的时候也有过类似的回覆,什么时候自己就
变成这样一个人了呢?

  豪在回覆栏里面写道:「各位骂的也好,给出诚恳建议的也好,我也是一时
头脑发热写了这篇帖子,不过我还没有真正开始实施,或许这一辈子也就是这样
想想而已,因为『看尽人生』大大说得好,性是夫妻间最私密的事,我想这是给
我的一个启发。」

  豪不知道在网络上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认真地回覆,只是回覆了之后觉得心里
轻松了一些,是不是这样就代表自己可以跨过心里的这个坎了呢?

  打了个电话给人事部经理刘征瞭解了一下情况,看最近公司有没有招人的打
算,结果还真的问到了,总经理的秘书小王的老公出国了,最近她也准备移民国
外,所以公司打算招一个人来顶替她,于是豪就推荐了琳:「我小姨子大学刚毕
业,人很机灵,到时候需要招人的时候我让她过来见一下你,你也不要为难,合
适就要,不合适再让她找其它工作去。对了,最近我们都没有聚聚,晚上请你吃
个饭。」

  搞定了这个事情,豪轻松了很多,他给月挂了个电话:「琳的事情我和我们
人事部的刘经理说了,正好我们老总的秘书要出国,这段时间就要招个秘书,让
原来的秘书在出国前带一带,到时候让琳直接去见一下刘经理面试一下。」

  电话那头的月显得很高兴:「你办事还真快啊!昨天讲今天就有眉目了,晚
上我要好好感谢你。」

  「你当然得好好感谢我了,还有咱小姨子是不是也得向我感谢一下,表示一
下啊?」豪轻笑着语带双关。

  「呸呸呸!有我还不够啊?还惦记着别的女人。」月显然心情很好,没有数
落豪对自己的家人不尊重。

  「先别说这些了,晚上我约了刘经理一起吃饭,你看你是不是过来一下,毕
竟是你妹妹的事情,总得感谢一下啊!」

  「知道了,老公,你以为我傻啊?你说过这事请他吃饭他还来,这件事情就
八九不离十了,我当然要来给老公撑场面。」

  「你个小机灵鬼,那就说定了,挂了。」

  月下班后如约来到豪和刘征所在的酒店小包厢,推门进来的月穿着一袭淡粉
色的长裙,这种本来穿在青春少女身上才能显示出味道来的颜色,映着月恬静的
气质,竟传出一种青春和成熟混合起来的感觉。

  豪感觉到刘征的眼睛微微亮了亮,他心里也有一种自豪感,这么好的老婆,
我是真的昏了头才想去和别人分享。

  月落落大方地坐下,刘征笑了笑:「这位美女就是嫂子吧?怪不得大哥能一
路高升,原来是有这么好的贤内助啊!」

  月得体地微微对刘征笑了笑:「刘经理才是年轻有为,好像你比豪年纪还要
小吧,年纪轻轻的就升任人事部经理,要是你把弟媳带来,嫂子今天可就不敢来
了,肯定是天仙一样。」

  晚餐就在愉快的氛围中开始了,月中途向刘征敬酒:「我妹妹的事情就要拜
托刘经理费心了。」

  月只敬了刘经理一杯酒,就坐在豪的旁边吃菜喝饮料,豪和刘征则放开了量
大喝了起来,话题渐渐地由公司的事扯到天南海北去了。两个男人扯着扯着就扯
到了女人身上,都有点喝高了的豪和刘征就将要离职的小王是不是很漂亮展开了
争论。

  「小王是一等一的美女,身材样貌样样都很不错,还很会来妩媚的那一套,
呃,你看她在老总身边的时候那个妩媚的模样,还真能吸引一批男人呢!」豪打
着酒嗝。

  「小王也就一般吧,现在职场里哪个女人都会装妩媚了,缺的就是文静的那
种女人。」刘征不同意豪的意见。

  「切!现在这个社会文静哪里受欢迎啊?你看那些明星们哪个不是搞得妩媚
动人的模样,即使刚出道的时候青春文静,过几年如果不改变路线,都混不下去
了。」

  「所以我才认为文静的女人是珍品啊!什么都是物以稀为贵,大家都走妩媚
性感路线了,才突显出文静女人的美。」豪没有注意到刘征在说这话的时候瞟了
月一眼。

  月一直静静地坐在豪的旁边听两个大男人胡吹海侃,她知道男人在这时候是
听不得女人在旁边啰哩啰嗦的,所以一直在看着两个男人,刘征的那一眼没有逃
过月的眼光。

  「跟你说小王呢,你跟我扯到社会现象了,跑题远了啊!」豪根本不记得是
自己先跑题的。

  月在桌底捅了捅豪:「你先跑题的,别赖在人家刘经理身上。」

  豪笑着向刘征竖起了大拇指:「这场辩论我输了,连我老婆都说我跑题了,
嗯,这个放在专业术语上叫偷换命题是不是?不说了,咱再碰一个。」豪伸手去
端酒杯,衣袖带到了筷子,掉在了地上。

  月站起来要推门去找服务员,豪说了一句:「我自己捡起来就可以了。」人
已经钻下了桌底。

  拿起了筷子,豪正要抬起头,却看见对面刘征的裤裆处鼓了起来,心里笑骂
道:『妈的,聊个小王就能聊成这样。』忽然一想不对,小王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的,他怎么会勃起呢?他喜欢文静的,自己老婆不就是文静的吗!这个孙子不是
看了自己老婆的样子居然勃起了吧?

  豪一点没有觉得愤怒,反而觉得期待一些什么,只是在桌子底下思考的时间
长了一点。

  月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喝得不少,刚才有点晕,现在好了。」豪站起来坐好。

  「大哥有点高了咱就不喝了,上点饭吧!」

  「没事,聊一会。」豪摆着手。

  于是两个男人又开始聊起足球来了,月坐在一边觉得没有什么意思,就思索
着刚才刘征看她的那一眼。月结婚已经七年了,她读得懂男人的眼神,那一眼当
中包含了欲望。

  这眼神让她微微有点满足,雌性的本能就是吸引雄性,每个女人都会渴望被
男人惦记吧!不过她觉得自己不会像那些不知廉耻的女人一样,基于两点:一、
她受过高等教育,知道这个社会只承认一夫一妻,其它都是要受到道德谴责的;
二、她和豪的生活很美满,豪无论从经济上、精神上、肉体上都可以满足自己,
即使自己偶尔有一点小小的其它欲望,她也懂得克制自己。

  就在月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觉得一只手搭在了自己大腿根处,是豪的手。
这只手起初还很老实,只是搭在上面不动,过了一会,手开始缓慢地抚摸着大腿
根,月把手放下去按住豪那只不老实的手,不让它继续作恶。

  豪依然和刘征谈笑风生,面上看不出任何的异样,只是那只被月按住的手的
手指头又开始不老实了,隔着裙子和内裤撩着月两腿的中心地带。月有点惶恐,
豪太可恶了,刘征还坐在对面就敢这样,可是她也毫无办法,她不敢有过大的动
作,那样会让对面的刘征看出什么。

  手指不疾不徐地撩着月的敏感地带,月的脸不可控制地红了起来,她想起了
这个周末两人激烈的性爱带来的快感,还时不时得注意一下刘征有没有观察到自
己这边的表情,感觉到自己的阴道已经泛滥得一塌糊涂了。

  正在和豪聊天的刘征似乎没有注意到这一切,豪用一根手指忽然紧紧地顶在
月最敏感的阴蒂上,月赶紧低下头,咬着嘴唇没有让这一声呻吟从嘴里吐出来。

  豪抬起另外一只手看了看表,说道:「咱回去了吧,月,你去结一下帐。」
闻言,刘征的眼睛也向月看了过来,月觉得自己好像被剥光了被人在观看一样,
蜜穴中一股水流一下涌了出来,沾湿了内裤,她怀疑裙子都会被沾湿。

  月站起身来拿起包出了门,刘征问豪:「嫂子是否身体不舒服,脸好红。」

  「不知道,可能是喝酒的原因吧,她以前基本不喝酒的。」

  月结了帐回来,三人推开包厢门,刘征说了一句:「你们先走吧,我去上个
厕所,一会我自己走,反正也不顺路。」

  「那行,你注意点安全。」豪挽着月走了。

  刘征进了卫生间,关上门站在马桶前褪下裤子,掏出一直勃起到有些痛的阴
茎,快速地撸动着,脑海里回想着月的面容、身材,想着刚才月脸红的样子,他
知道那不是酒精的作用,是情欲被挑起后的脸红。

  射出的精液落在马桶里,有几滴滴在地上,刘征头顶着墙喘息着:『我愿意
用我老婆来交换你家这个外表文静、内心淫荡的小淫妇,豪,我不信你能挡住我
老婆的妩媚、淫荡。』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