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代贴】《某平窝案》(26)作者:万岁万岁万万岁

 
                某平窝案 作者:万岁万岁万万岁 2013/11/30首发于:留园书屋                 (26)   电影开始了。琼崖戴上了双色眼镜。   琼崖不是科班出身,看不懂没有翻译的字幕。但是后面又出来了中文字幕,《道口奇缘》。   一列火车呼啸着从银幕中冲了出来,直扑琼崖。琼崖本能的一闪,马上又想到这不过是个3D的电影而已,自嘲的咧了咧嘴。贼忒忒的四下里看了看。黑乎乎的没有任何人影。   黑暗中谁会注意她?这个电影厅设计得很奇怪,看电影的都埋在沙发中,互相都看不见。   银幕中手挽着手来了一对着内战时期美国服装的年轻白种妇女和男人。越走越近。女人风姿卓著,步履风骚,正向着琼崖面对面的走过来,踩到她的身上。琼崖甚至都可以嗅到她身上浓郁的香水味。   女人越走越近,已经变成了特写仍然没有停下。最后偌大的银幕连特写也装不下了,只能看见女人腋下的一小块肌肤,层次分明,纹理丰富,性感异常;略带女人汗津的香水味也越来越清晰了。   琼崖端正了一下坐姿。笔挺挺的坐好,内心却在不住的撞动。想不到一个镜头,还是个女人的镜头,竟然也能让她脸发烫,心发跳,春意荡漾。   “你刚才为什么跟他说话。”银幕中的男孩说。男孩西装革履,风度翩翩。看得出是有钱人的子女。   “我和谁说话你管不着!”女人说。   “可是我不想让你和别的男人说话。”   银幕突然一阵模糊,一股夹带着烟草味的男性体味混杂了进来,遮盖住了女人的清香。正与恶,好与坏的气味纠缠在一起,争斗起来。   一个络腮胡子,穿着工装的魁伟男人突然拦住了那名艳妇和她的伴侣。“夫人,前面要过火车,请到那边等一下。”   一行人来到一个简陋的窝棚样的简易建筑前。“进去坐一会吧。火车要等几分钟。”壮汉说。   “我们回去吧。”女人说   “不着急。”男孩色眼忒忒的说。看得出来他不怀好意。   “不能听他的。马上回去。”琼崖暗自担心。   电影永远这么气人,那个女人竟然同意了!真的站在‘窝棚’里不动了。连傻子都可以看出将要发生什么了!可是女主角就是不明白!电影导演总是这样,你越是想让她走,她便越不走。目的就是让你跟着傻逼着急。   “附近有卖烟的吗?”富家男孩拿出一张钱币递给壮汉说,“你去帮我买包烟。过一个小时再回来。剩下的钱归你了。”   “你要干什么?”女人这才初如梦醒,发现情况不对。急忙制止。可惜时间已晚。   琼崖的拳头里都攥出汗来了。   “没你事了。你走吧。”富家男孩一把将想逃走的女人拉住,同时厉声哄壮汉离开。   “你不能走!”女人绝望的尖叫着。   ‘早干什么去了?’琼崖心里更加气愤了。   壮汉像耳聋一样扭头走了。   随着壮汉离开并放下了门帘,窝棚里再次恢复到漆黑一片的状态。   黑暗中传出了两个人呼哧带喘的厮打声。好像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环境,当一切恢复平静的时候,银幕慢慢的转为清晰。突然,一只保养得非常好的女人赤足踢向镜头,将整个银幕都充满了。   再次把琼崖吓了一跳。   与中国传统观念不同,西方人并不认为女人脚是性感器官。所以拍摄脚的特写不过是为了向后延伸。果然,镜头顺着女人肉感的赤足向下摇了过去。细长的小腿,光滑的大腿,女人被缚在背后的双手。再从双手摇下来,停在手下面的极为性感的,肉肉的女人屁股上。   ‘外国女人屁股就是有肉。’琼崖想。知道没人看得到自己,她故意在沙发椅上蹭了蹭自己的小屁股。由于太瘦,屁股上基本上没有多少肉,没有外国女人那种颤抖感和突然变宽变大的性感。   当人太瘦的时候,他的皮肤会变得很黑,粗糙。对于女性,当她太瘦的时候,甚至连例假也变得没有规律,时有时无;性特征也变得非常不明显,半男半女,要靠其他表征来提示,例如女性的衣服,长头发,浓重的化妆等。   电影还在继续。   当银幕重新变得清晰起来后,在昏暗的光线下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可以看到女人已经被扒得一丝不剩。纯白的身体,胖胖的大腿;极为丰满、诱惑的臀部下面分明是女人毫无遮拦的肛门以及她的阴户!   琼崖心中一紧,‘这是原版的,没有删过的外国电影!外国人真敢拍!’联想到刚才游泳的金发女子,‘这里肯定是个外国人的俱乐部。’她猜。   随着镜头的移动,琼崖开始感到嘴唇发干,小胸脯在剧烈的起伏着。她想走,又感到腿软,无法移动。先是劝告自己,“赶快走!”接着又想,‘再看看。这种场面是外国电影必有的点缀,就几个镜头。演完就没有了。’   前排座位发出了吭吭唧唧的声音。虽然近在咫尺,琼崖却看不到人。   还好,镜头果然只在女人性器官上仅仅停留了几秒钟,加上光线昏暗,还没等人看清楚便重新摇开了,停在正在急匆匆的脱衣服的年轻男人的身上。   只见男人站在那里正在急不可耐的忙碌着。镜头是从他的脚下向上拍的,这样显得男人更加高大,动作也更加有力。只见他一把扯掉了自己的领带;衬衣扣子都顾不上解开,便被从头顶上像套头衫一样摘了下去,露出长着一层金毛的胸膛。脱衣服的声音‘哗啦啦’的,好像就是从琼崖头顶上发出的一样。   接着,男人迫不及待的在摘掉上衣的同时甩掉了脚上的两只鞋。松开皮带。弯腰脱下裤子。结实的胸大肌,二头肌等级为吸引人,琼崖自己男朋友又没有的男性特正在琼崖的眼前不停的晃动,时而跑出银幕,时而划过她的耳边。这时,银幕中男人肌肉坚实的身上只剩下了一条平角的底裤,中间还鼓着一个大包。   大包虽然很大,但是琼崖根据它的尺寸和形状判断它并没有挺起。“这里不真实。”琼崖想,“都到这样的关头了,不可能不坚挺。”   想归想,电影还要看。只见男人肌肉结实,四肢顺畅,虽然有点瘦,却正是琼崖喜欢的类型。   男人的健美使琼崖决定先不走了,再看一会。如果再有色情镜头出现,自己便闭上眼睛,不看就是了。   “换什么啊?”琼崖小声嘟囔着。原来镜头又切换到了女人的脸上。好像人的眼睛逐渐的适应了黑暗环境一样,银幕逐渐亮了起来。图像也变得越来越清晰了。从侧影可以看出女人太漂亮了。长长的睫毛,高高的鼻梁。狭窄的面颊,,厚厚的嘴唇,,   不过现在不是欣赏女人面容的时候。现在琼崖可以看到,那个夫人脸朝着地面,嘴里塞着一团什么东西,雪白的身体在腋下、腰间、屁股瓣等处肉肉的打着折。尤其是屁股瓣和大腿交接的部位,就是从大腿根部直接起了一个高高的,几乎直角的肉台阶。连琼崖看了都心动。   女人肉虫子一样在地上扭来扭去,拼命的蠕动着。显得更加性感诱人。雪白的,又高又宽的大屁股不但没有塌下去,反而高高的鼓在那里,一拱一拱的挣扎着。让人不明白,为什么一旦脱了衣服,这种女人的屁股会突然显得非常宽,特别大?   ‘我的屁股要是能到她的一半就好了!’琼崖想。   ‘怎么没有比基尼挡出来的白印?’琼崖闪过一个转瞬即逝的念头。‘那时候好像还没有比基尼。女人穿着长袖衣裤游泳。’琼崖在什么地方见过当时西方妇女游泳的照片,从头到脚都是黑色的衣裤,和中国人当时的长袍大马褂没什么区别。她得意的笑了笑。   快速的从一大堆记忆中找到自己所需的那条是中国人的一个优点。   镜头停止在女人的乳房上。   尽管罩着衣服的时候没有发现,但是现在已经可以看清楚,女人一付令人仰慕的巨大乳房凸出银幕。虽然已经被压扁,仍然支撑上女人的上半身。显示出它非凡的实力。   琼崖偷偷摸了一下自己颈下的乳房。东北人讲话,比起人家真是差老远了。这便是她刚才不敢游泳的真正原因。可惜被智多星老韩识破了。   这时琼崖的手掌外侧突然碰到了什么东西,吓她一跳,闹得自己一阵心慌。急忙低头一看,原来是自己的乳头硬硬的挺了起来。还是她自己一个人。她的乳头很长,衣服很紧,乳罩又比较薄;乳头如果硬了从外面便可以看得一清二楚,并且很容易被碰到。   ‘幸亏不是老韩来了!’琼崖明白是自己吓唬自己后暗想。‘让他看到自己这样动情就不好了。那个老家伙据说和国安委有关系。让他看见后汇报给上级便不好了。’   中国人在这方面十分在意。虽说看到刺激性的场面出现生理反应非常正常。但是中国人通常希望将这种正常的生理反应加以掩饰;对别人的正常反应则加以嘲笑。这是中国人‘好面子’传统的一种表现。   说到胸罩。中国女孩一般都喜欢买垫着厚厚海绵的。为的是让乳房看起来显得大一点。但是琼崖没有那么虚伪,也不想以此吸引男朋友的眼球。她希望显示真实。   其实这种想法是错误的。让乳房大一些并不全是为了讨好某一个男人;更是为了女人身体线条的美;为了更大的自信。   虽然由于窝棚里光线昏暗,银幕上看不清女人身体的其他细节,但压抑的场景还是让琼崖感到气闷、紧张。说不上好还是不好。   远处的座位上漂来了女人委婉的呻吟声,由小到大。   ‘不要脸。’琼崖想,她似乎明白其他座位上发生了什么。显然,其他看电影的已经有人动了情。   电影的画面如此的真实,清晰;不要说是没删的原版电影,就算是删掉那些镜头,即便只有那些肌肤的特写,在3D特效的帮助下,也足以让人想入非非了。这么清晰的画面在实际生活中是不可能亲眼看到的。如果看电影的是一对情侣,他们很可能被如此刺激的景象挑逗出激情了;甚至是单独来看电影的,如果是男人,这种刺激足以让他们开始手淫了。   ‘要是阿陈在就好了。’琼崖突然有了一种需要爱抚的念头。但是转念一想,‘不行。他如果看到这种电影一定会疑心自己的。’还有一种念头被琼崖自己压制住了,‘他来看到那些西方女人会怎么想?决不能让他知道这种事情!’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银幕中男人已经脱掉了短裤,趴到了女人的身旁。在娘胎里便已经有的,中国式的‘蹲’,外国人很难掌握,很难做到运用自如。但是如果拍成男人蹲在女人的旁边糟蹋她,效果一定更好。   男人“嘿嘿”的看着女人,搬弄着她的身体。每一个特写都那么质感强烈;每一个动作都像是从银幕里出来再打到银幕外琼崖的身上。让琼崖一惊一吓的心跳不已。   琼崖脸火辣辣烫人;阴道里正在排泄出粘滑晶莹的液体。这是身体在自动为性交作准备。她暗中祈祷,希望镜头不要转向女人。她想看到的,或者说她好奇的是外国男人的那件工具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与自己已经见过的有什么不同。哪怕只有一闪呢!‘老是这个不能再看了。老韩来了会笑话的。看到那个镜头后便马上离开。’她暗下决心。   可是导演的注意力显然只在女人身上。因为很多人有一种潜意识,认为如果只暴露男性的性器官还算不上色情。如果是这样的话,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电影。   银幕中,被绳子缚住的女人仍在拼命的摇头,满脸的恐惧。被堵住的嘴“啊,啊,”的说不出话来。   电影院里既然有人开了头,其他人也大胆起来。座位中间传出了另外一个女人的呻吟声。与原来的声音一高一低,悠扬顿挫;把琼崖心里搞得十五个吊桶打水一般。   突然,一道强光射出了银幕,晃得琼崖睁不开眼睛。银幕中的男女也一起眯着眼睛向光线看去。   是那个壮汉一把拉掉了门帘,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手里仍然攥着那张纸钞。   琼崖死死的盯住银幕,一动也不敢动,紧张得心脏一个劲的乱扑腾。‘完了。’她想。   只见那个彪形大汉比门还要高出一大截,弯腰进去的时候几乎挡住了招进窝棚的所有光线。   当窝棚里重新亮起来的时候,一切都变得非常清晰。   青年的阴茎竟然真的不加掩饰的出现在银幕上,连马赛克都没有!虽然已经盼了很久,看到事情真的出现,琼崖还是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她摒住了呼吸,眼睛直呆呆的盯死在银幕上。   明晃晃的阳光铺洒在年轻白人的男性外生殖器上,令它这般的清晰,如此的真实。虽然它的尺寸并不像琼崖闺蜜们描述得那样大;甚至已经有些疲软,垂了下去。但是琼崖认为它仍然神采奕奕,古怪精灵,喷香生色,百看不厌。   年轻人的阴茎与琼崖男友的、领导的都有很大的不同。包皮是白色的,干干净净的一尘不染。上面攀附着一些蚯蚓状的血管;龟头很小,尖尖的;而且是粉红的颜色。与领导、男友较粗的黑棍和大大的龟头有很大的区别。   视线内没有任何人。也就是说,也不会有其他人能够看到琼崖。‘公共场所能不能安装监控设备?抑或有没有偷窥装置?’放映厅里很黑。琼崖什么也看不到。便偷偷的把目光重新放到了银幕上。不知道外国导演心里竞想些什么,他居然给了那根白白的阴茎一个特写!   任何种族的人,如果他的血统中有两种以上不同的成分,便一定会在他的外表上以某种特征显现出来。这类的特征很多,比较常见的有黑眼窝,棕色或偏黑的皮肤等。但是有的时候黑色基因的比例很小,从肤色上完全看不出来,这时小比例的黑色基因因素会表现在诸如指甲上的黑线;女性的黑阴唇和男性的黑包皮、黑色阴囊皮肤上。   种族主义者经常会用这种方法进行简单区别。那个男青年的阴茎很白,说明了他的血统的类型。当然,也有例外。一个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者,在血液检查时忽然发现他自己就是个混血,有纯正的黑人血统。这让他可怎么活!正应了网上说的那句话,不做死便不会死。   ‘这是个什么俱乐部?竟然放映原版电影。’琼崖想。‘现在我要不要离开?否则老韩这时进来会怎么说?’但是她又一想,‘睡都让人家睡过了。谁还会在意这些。’便又坐了回去。   “你们想干什么?老子这里又不是钟点房。”壮汉质气哼哼的质问道。   男青年胆却的蜷缩到了窝棚的一角。   ‘窝棚又不结实。撞破了墙就可以逃跑了。’皇上不急太监急,琼崖在替那个差不多岁数的青年人着急。她顾不上这只是个电影,顾不上青年身上连根布条都没有,顾不上地上被那个男青年侮辱的女子;只是一味的希望青年男子赶快脱离险境。她甚至都没有了正义感,不顾那个男青年是一个正准备实施强奸的嫌犯。   可惜青年已经被吓傻了,不只不动,连话也不会说了。在力量悬殊的情况下,壮汉拾起一根绳子,将青年肉棕般的捆了起来。   “矮油。”琼崖不由得叹了口气。   接下来壮汉并没有去救女子,而是脱光了自己的衣服。一根粗壮的阴茎水平的挺立着。如此之大,刚才那个男青年的绝对不可同日而语。   琼崖连想都不曾想过这种尺寸。她的阴道里不由得一阵悸动。仿佛在说,“这么大的东西我受得了吗?”幸好琼崖不喜欢它,厌恶那个壮汉。她喜欢的是那个小白脸。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