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海岸·阿鲛(叁)

 
                 叁   阿鲛在那条船上长到了十六岁。头三年里她要一哭,水兵们提起来就给她扔 船外边去。那不是要淹死她,外边一大群海豚叽叽喳喳的等着呢。三年以后她要 是再不高兴,小姑娘自己就爬过船舷跳海里去了。船上人都不用养她,她跟海豚 爸爸妈妈一起吃饱了鱼才爬回来。珍珠海岸号是在奇丽的南洋大海群岛中间巡回 来往,多年下来船上也攒住过几种宝贝。后来拴住阿鲛右边脚腕的蛟丝就是其中 的一件。那一束红色的丝缕无比的精韧,无比细密,根本看不出来那种绕成一小 把的物件能够放出去两百丈的长度。当时管大船的船长说,给身上系个东西吧。 我们还是得知道你在哪儿啊,我们也不想让鲨鱼把你吃了。虽然有海豚妈妈照应, 不可能有鲨鱼能吃掉阿鲛,可是阿鲛当然还是在踝子上束住了那支红线,这样至 少在阿鲛小的时候把她放进海里去吃奶,提溜起来方便。红色的蛟丝长到两百多 丈,而且轻如鸿羽,长大点的阿鲛带着它在海里边游玩没什么负担,就是让船上 的人能够知道她还在哪个方向上。要找她的时候轻轻拽拽,她自己就游回来了。   阿鲛的手脚后来还被戴住了沉重的水晶镣子,那倒是等到姑娘青春长成以后 的事情。虽然整船的水手和兵,加上往来乘船的过客,全都很喜欢阿鲛,他们也 从来没有特别怎么样的欺负她。可是船长总有点嘀咕。他也有点不好意思,不过 还是找来阿鲛说,都那么大姑娘了,咱们总还是得讲个……规矩礼数啥的吧。   规矩礼数就是那两条透明的链子,把脚和手都锁上。这一副东西,传说是珍 珠海岸的镇船之宝,它本意根本就不是用在陆地上,按照传说它是用在深海里锁 人鱼的。阿鲛姑娘整天跟一群海豚泡在水里,她蹦下去爬上来的时候都没穿着什 么衣服,在船上晃荡也是有时候缠一块绸子,有时候不缠。珍珠海岸是官家的船, 各种过客里不知道有多少大小人物,撞上就会问一声:这……谁啊?   回答的就得说那是个奴隶妹子。奴隶妹子就不能不带上镣铐。要不船长也不 能交代过去。水晶镣铐的至珍至奇处在于,它是浑然天成的不用锁头钥匙,它会 自己慢慢的融合生长。虽然那根本是一件天海间,五千年的无价至宝,可是当时 全船上下就没有一个人觉得,它就不该用在阿鲛的那对赤脚上。   镣铐的石头环圈都是先套进姑娘的手腕脚踝上去,先用丝线系住不让它们出 溜出来。阿鲛再戴着它们去海里吃着玩着的,铐环朝里的一面会慢慢长出来薄薄 的结晶。铐环朝里有一圈结晶的构造,它能把咸水里溶解的各种珍稀盐分,慢慢 吸附到自己面子上,全都长成了自己。石头面跟肉宽松的时候,一粒一粒小晶珠 子层层生发出来,几天之内就添堵住了环和肉的空隙。到这时候解开丝线再试试, 那对镯子当然是再也不能褪过脚踝骨头的咕嘟了。   船长当时在他的水手木箱里还收着一支晶明透亮的颈环,颈环分成两个半圆, 半圆的榫口能够插进去合住。这才是真正锁拿鲛女的三装套件,第三件的项圈是 用来环住女人的脖子。可是船长那天想了想,却没有给阿鲛一起带上。   南洋的气象湿热,女孩们成熟起来早。阿鲛姑娘在珍珠海岸上长到十六岁的 时候手骨脚骨已经长成了定型,这时候再锁上水晶镣链,天作成合以后,晶和肉 两边都不再有变化。下一年发生的大变化却是打仗。朝廷在娜兰设立州府管制了 十四年,到第十五年全境暴乱弹压不住。叛乱的娜兰人冲上靠泊的珍珠海岸,一 把大火把它烧成了一座全是焦炭的大空架子。   李河南一辈子也没有问过,那天从白天到晚上阿鲛遇到了什么事。也许她自 己也不记得了。阿鲛再醒过来的时候见到自己躺在一处礁岛的沙滩里。她睁开眼 睛看到前边有一片剑麻,五棵椰树和一圈关人的竹子围栏。前一天晚上娜兰的港 湾里一片焦油火海,也许海豚鲨鱼,随便什么活物都待不下去了吧。要是海豚妈 妈们还在的话,她们肯定不能让自己的女儿漂到这个地方来。   阿鲛被做珠子的官兵们带上木枷,拴上铁球,她两手握住撬刀跪在海底下挖 了四年的珍珠蚌壳。女孩脚腕上拴的蛟丝,被解开来截出几段做成了鞭子。管事 的发现用那东西打人特别的凌厉。两百丈的丝缕当然是没有用完了,海浪隔一天 又冲上来一个木盒,里边有两件对剖的晶石半圆圈,这个东西没人知道能拿来干 嘛,不过它当然是又好看又贵重的。那还剩着的一把蛟丝也团一团,扔进去,搬 进驻兵的房里先搁个地方吧。   李河南后来发现他不是第一个到了珍珠小岛,却想着要吃鱼的人。他在岛上 住到第二天就不再想看裸泳的珠女们,他说他要吃鱼。守岛的兵们给他找来的就 是阿鲛,因为他们试过,那个妹子能凭一双空手从海水里抓出来大鱼。这件事说 起来,还一定得要奉承一下半年前来到这一面海洋上,巡视检阅的一个王爷。   王爷那一年带领一支舰队巡视过了整个大周的南洋。回到琼州附近的海边, 下锚挑的地方正好是在珍珠岛。整一路航程倥偬让他疲倦,但是对于王朝做珠子 的事业,也还是要记得嘉勉一下。他从巨舰上下来,沿着趴伏了密麻一片珠奴的 沙滩走了几步。王停住的时候说,把这人弄起来。那时候他正站在阿鲛撅起来的 黑屁股后边,或者那是王爷看到了女孩带着的透明链子。他说,把她的木头枷板 弄掉,让她去水里划几下子。   这时候当然会有机智的守卫能想起来那支红线丝绦,现在真能派上用场了, 拴住女孩的脚腕她就不能真的跑掉。军官陪着妹子把她往海里送的时候悄悄说, 你要真有本事,给大王弄条大点的石斑鱼……大鲍什么的上来……我这里重重的 赏赐。我还有那条鞭子……你可一定不能空着两手上来啊……   谁都不想挨打。那天阿鲛是在岛边转了两圈,给大王提了一条石斑出来。王 看见当时夕阳一侧,波光粼粼,一个玲珑干净的女孩披着满身溜滑的褐皮密肉, 一对浑圆的奶房暴露招摇,他甚至多看了一眼她的大奶晕圈和嫩奶嘴子,女孩满 头湿发一副酥胸。她在胸口抱住一条甩尾巴的大石斑。王嘀咕了一句,天地间有 女若此……她可真该一直那么光着啊。   后来王在回舰的时候,还停下脚来跟管事的多聊了几句珠女的事。这之前盛 有那副水晶项圈的盒子已经送上座舰献给了王爷,王沉吟一下,还是觉得姑娘手 脚上那些链子也算有点别致。   " 到个什么时候……拆解下来送去让我看看。" 王随口说了一句,管事的赶 忙接上。那您稍等片刻,就片刻,我这就让人去砍她的手脚,您现在就能带上船 去了。王那时已经先看过,知道阿鲛的镣铐根本没有钥匙打开。王笑,哪里就那 么急了。   她也算个能干的妹子吧。让她给国家再多做点事吧。多采几天珠子,到差不 多了再看。也许我过阵子……还来转转呢。   管事的死死记在自己心里,也许王爷有一天还来转转。他想了很多天,做了 一件雅事。管事专门从琼州请来一个治印的老师给阿鲛刻下了一个印子。王万一 真的回来见到,一定会留下深刻的印象。治印的老师一时不敢在活人肉里动刀, 管事还专门用一个已经就要做不动的采珠奴隶给他练手。模糊记得像是三年前被 人贩子送进来的,或者是叫个帕南的巴族人?巴国虽然不是朝廷的辖土,不过贩 子们无孔不入。既然捯饬女人能换进零花钱,绑到哪里算到哪里。帕南开始进来 也算手脚麻利的,做过三年终于要不行了。管事的让人把那个叫帕南的珠奴手脚 钉进沙土里去,全身展平。再请老师用这个肉质的材料,多刻几遍,刻完一面再 刻一面。终于练到手熟以后,才给阿鲛的右边肋骨上治出了那个王赐的印章。   带着印的阿鲛又给大周挖了半年的珍珠。管事的又开始想心事。因为其实王 爷日理万机,他真不一定十年还是二十年再来一次呢。管事觉得他不能再那么等 过二十年去。他这回想出的办法就是慢慢的把阿鲛打死,那就能名正言顺的取下 一堆水晶送给王爷。王爷收到了看看,也许还能想起来他这个管事的,干起事情 来有记性,有首尾。   说要干那就干了。管事下一天给阿鲛规定的挖蚌壳数目增加了一倍。晚上检 点没能做到的,身前身后用蛟丝的鞭子狠命抽上四下,翻一翻面再加四下。要是 阿鲛竟然能够做足数目逃过了这顿毒打,那给她下一天的定量再加一倍。   管事觉得自己所做问心无愧。因为对于一个捞珠子的奴隶妹妹来说,能为大 王去死那真是个梦寐以求的大恩典。那天下海以前他一点也没有骗她,这才能叫 一个童叟无欺的重重赏赐。管事本来估计这样整治起来,阿鲛再能耐也活不出一 个月份,只不过是突然又跑出来一个想要从海里抓鱼吃的。   那就……还是找那个水晶妹子,还是给她腿上拴根绳,让她再去海里扑腾一 回吧。反正已经给她定好了要死的命数,要做大事还真不在这样的早一天晚一天 上。   那以后诗人李河南吃了十天阿鲛用手抓出来的石斑鱼,到第十一天他为阿鲛 赎了身。采珠女奴们的身价其实并不贵,采珠行里已经把她们运作成了机器一样 的流水线。练过几天憋气以后就是拼力气,不用什么技巧。每一个女人拼光了力 气再挨打,打到半死了拖上船送回陆地去。谁是要女佣要丫头的,哪怕你是要找 几个烂女人去卖皮卖肉,多少付点,领起走人。阿鲛的问题只是她身上带的水晶。 再有天大的价钱,管事也不能让自己丢下那么个亲近王爷的机会。   李河南当然通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他一天一夜不吃不睡,草成一章叫做 《昆仑奴》的故事,讲述的是他在西域游历的所见所闻。这可能还真是李河南有 生以来第一次试作散文。誊清之后诗人再添一封信函,首先写上敬请雅正河南人 氏李的一时技痒涂鸦,再交待清楚了自己在岛上见到阿鲛的前因后果,对岛上管 事也大大称赞一番。这篇《昆仑奴》和这封信交给货船带去琼州,因为是给藩王 的密件,特别嘱咐使用驿站快马专递。六天以后驿站的连人带马是装在船上直接 开到了岛边。那位领封受土,代表天子行权南海的岭南王给诗人只带回来一张收 据。收据落款用了王的印,所取事项端端正正书写出来,说的是那个王,从琼州 珠柜收到水晶材质连手带脚镣链乙副。前述所列即时交接。讫。   李河南把这张条子交给兵方管事,顺利的领出来了采珠奴隶阿鲛。夫妻两人 拜谢过管事的天大恩德,过海上岸,一直走到扬州江边。阿鲛突然想起来,赶忙 告诉夫君说,我可不能跟你回河南去啊,王不让我穿上衣服,我会冻死在那边的。   李河南想,扬州也不是个冬暖夏凉的所在,不过总还是划在江南的。嗯,不 能再过江了。阿鲛是李河南自己认下的天命,还有一副水晶镣链呢,得算是他代 替王爷暂时收住,真到个什么时候也许还得还给人家。他欠的这两头都是一点办 法也没有,只好从此待在长江边上守住年轻漂亮的老婆,开店卖鱼过日子了。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