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洁茹》(二)邻居何伯

 
              (二)邻居何伯  自从上次看了洁茹被她的同事迷奸拍下来的影片后,才发觉自已有「凌辱老婆」这个特别嗜好,因为我只要想起自己那个平时清清纯纯、漂漂亮亮的心爱洁茹被其他男人淫辱,我就兴奋得大脑和鸡巴一起充血,我有时也怀疑自己的脑袋和鸡巴是不是同一个器官,为什么它们会这么合拍?  经过上次事件后(见第一章「老婆公司同事」),为避免错过类似上次的精彩画面时,我已在家里大厅和睡房安装了一些微型摄影机,并连接至我的电脑,以便我不在家时录影家里的情况,当然洁茹并不知道。  这天清早我和洁茹一起上班,出门时在走廊时见到一个60岁左右坐着电动轮椅的老伯,老伯说:「早晨!李太太。」洁茹答道:「早晨!何伯。这位是我先生。」我说:「早晨!何伯。」  我们一起走进升降机,洁茹站在何伯旁边继续和他说说笑笑,我则站在何伯另外一旁附和。这时何伯手上的钱包突然掉落在地上,洁茹便弯腰帮他拾回,并说:「咦?何伯,你的鞋带未绑好呀,等我帮你。」于是洁茹便蹲下去。  我在旁边一看,哗!竟可从洁茹的恤衫领口看到里面粉红色乳罩,连34D的乳沟都一目瞭然,我的鸡巴即时充血。当看到何伯时,发觉他的眼睛好像放光一样,显然他亦看到洁茹那白晢晢的胸脯。  这情形维持了约十五秒,亦使我感到少许兴奋。升降机门开启后,我和洁茹便跟何伯道别,之后并央求洁茹帮我录下今天晚上的电视节目,只因今天晚上我要去参加同学的结婚酒会,很夜才回来,然后便各自回公司了。  直到十时半左右,同学的结婚酒会终于完了,我便回家。一进门口便见到洁茹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她走过来吻我并说:「老公呀!对不起,我没有录今天晚上的电视节目,邻居何伯家的电视机坏了,晚上过来借电视看影碟,但我已叫我妈妈录了今晚的电视节目。」  我便说:「OK。」但心想,死老头过来借电视看影碟?没有这么简单嘛!  洁茹跟我说:「老公呀!你睡未呀?」我说:「未呀!我还要看些少公司文件后才睡。」洁茹说:「老公,我很累,我先睡了。」我说:「好呀!晚安!」她走过来吻我并说:「老公,晚安!」便进睡房去了。  趁老婆睡了,我便往书房走去,看一看那死老头过来做什么。  录影的档案影像开始了,洁茹下班进屋后便走进睡房换衣服,洁茹换了一件白恤衫和一条短牛仔裙出来,并走进厨房拿了些小食及饮品,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由于我安装的其中一部摄影机放在电视机旁的公仔内,故此我可以清楚地看到洁茹白恤衫下的粉红色乳罩,真是非常吸引;其余两部则放在客厅两侧的装饰物内,可看到洁茹侧身的影像。  过了很久门铃响起,洁茹便走去开门,问说:「何伯,什么事?」何伯说:「李太,对不起,我家里的电视机坏了,可否过来借电视看影碟?因片子明天要归还。」洁茹说:「没问题。请进来!」何伯便坐着轮椅进来了。  洁茹把他扶好坐在沙发上,然后便走去打电话给妈咪,叫她录影今晚的电视节目。然后倒了杯开水给何伯,洁茹便坐在何伯右边身旁一起观看电影,听他们的对话,电影应是一套鬼片。  过了片刻,可能是电影内容很吓人,洁茹渐渐靠近何伯身旁,何伯的右手便趁机从洁茹颈后绕过并放在洁茹的右肩上,像是保护小孩一样。这时电影对话传出一男一女调情的对白,跟着是接吻及呻吟声,像是A片男女做爱的声音,洁茹的脸也开始发红。  他妈的!何伯的右手竟放在洁茹的腰上乳房侧旁,亦同时见到何伯眼睛不是在看电影,而是看着洁茹的反应,洁茹没有特别反应,依然看着电影。  过了片刻,何伯右手的手指开始动作,像弹琴一样在洁茹的乳房侧慢慢地动起来……何伯见洁茹没有反应,他的手又向前移了少许,动作很慢,把洁茹三分一的乳房隔着衣服玩弄,此时洁茹很小声的说:「何伯,别这样啦……」但没有反抗。  何伯不单没有停止,还把手再向前移,差不多把洁茹的三分二乳房玩弄着,动作仍然很慢,可能他怕洁茹反抗。洁茹再小声道:「何伯,别这样啦……」  此时,洁茹全身好像发软一样,头慢慢放在何伯的大腿上,变成侧身卧在沙发,但双眼仍看着电影,而何伯的手仍慢慢地隔着衣服玩弄着洁茹的右边乳房,洁茹只是断断续续小声道:「何伯,别这样啦……」但仍没有反抗。  这时何伯的左手慢慢移至洁茹的胸脯上,代替右手玩弄着洁茹的乳房,右手则往后移至洁茹的屁股后,贴着牛仔裙不停探索她的屁股沟,同时左手慢慢解开洁茹恤衫的钮扣,露出粉红色乳罩……  突然间洁茹作出反抗制止何伯的进一步行动,并说:「何伯,不能够。」何伯道:「对不起,我只是想起我死去的太太,可否给我摸摸,让我回味一下和太太以往的光阴?其实我下半身行动不方便,并且已不举很久……」接着像想哭一样。  我心想,死老头!做戏呀?  洁茹考虑了一刻便说:「可以,但你不要太过份哦!」何伯道:「谢谢!」噢!老婆竟然相信。  于是便维持原先姿态,由于洁茹恤衫的钮扣已解开,何伯的左手现在只隔着乳罩搓弄着洁茹34D的胸脯,右手在搓弄着她的屁股,而洁茹仍侧身卧在沙发看着电影。  过了十五分钟,便听到电影里传出二男一女做爱的声音,只见洁茹的呼吸开始急促,就在此刻,何伯的右手已把洁茹的牛仔裙掀起至腰间,露出黑色的半透明内裤,开始隔着内裤玩弄着洁茹的肉穴,洁茹只是小声道:「何伯,只可以摸摸……」过了一刻,洁茹眼睛已半开半闭,好像亨受何伯双手抚摸带来的快感。  何伯已留意到洁茹的表情,他隔着乳罩玩弄洁茹乳房的左手已慢慢放进乳罩内,开始捏弄着34D的大乳房,玩完右边玩左边,右手亦已放进内裤里,用手指玩弄着洁茹的肉穴,洁茹只是机械式的说:「何伯……啊……只可以摸摸……唔……唔……」并已全闭上眼睛。  此时,何伯已把洁茹的乳罩往上移,露出两个34D的大乳房,并不停地捏弄着。之后,他的左手停止玩弄洁茹的乳房,此时我想这老头终于玩够了,噢!原来不是,真的要干他祖宗十八代!他的左手竟慢慢脱去自己的裤子,露出他的阳具,哗!又粗又大,约七寸长。她妈的!还说半身不能动及不举。  何伯的右手亦慢慢褪下洁茹的内裤,左手继绩玩弄着两个大乳房,他的身体慢慢移后,洁茹仍闭上眼睛,他跪在沙发上,把洁茹的双腿像大字一样慢慢地抬起,正准备插穴的时候,洁茹突然张开眼睛并道:「何伯……不能够!啊……」  何伯却充耳不闻,在我老婆还未能反抗时,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一条黑不窿咚的七寸长大肉棒猛地插进了我老婆的小肉洞里!老婆用双手推着何伯的胸膛,然后结着巴说道:「你……你……你……你……啊~~唉呀~~喔~~喔~~喔~~不……不要啊……喔~~停……停啦~~啊……啊……」  这种时刻何伯哪会罢手,只见他听着我老婆的呻吟越来越大声后,更是加紧抽插的速度,更用力地猛干我老婆,干得我老婆的呻吟声越来越紧凑:「啊……啊……啊……啊……啊……啊……喔啊~~喔~~喔~~唉呀~~停……喔~~停啦~~啊……啊……喔……」  我老婆边承受着被何伯发狂一样的猛干,一边却仍然用最后的理性推拒着何伯,由于我老婆的呻吟声真的越来越大声,而且又是夜深,何伯可能怕她叫得太大声惊动了其他人,所以忽然停下了抽插动作,整个人就压着我老婆,趴在她耳边用不大不小的声音对她说:「喂,李太,小声点,都已插进去了,就大家一起快乐嘛!」  洁茹结着巴说道:「你……你快放开我啦~~快放……呜~~呜~~嗯……呜~~」不待我老婆说完话,何伯马上对着我老婆张开的小嘴吻了下去,害我老婆话说到一半只能发出「呜……嗯……呜……」的声音。  何伯一边吻着我老婆的同时,竟然又挺动着他的阴茎抽插起我老婆来,还不时用手捏弄她一对晃来晃去的巨乳。就这么连续几下,洁茹已经被他干得开始叫爹叫娘,气喘呼呼的,却还要假装矜持地叫着:「不要……不要……」我知道她的脾性,平时很正经,但给我多搞几下就会开始淫荡。  我老婆说:「喔~~喔~~啊……唉呀~~别……别插那么……啊……那么深嘛~~喔……啊……」别插那么深?!靠~~这是什么意思?我老婆这句话的意思是不是说,何伯要继续干她可以,但是别把他的肉茎插得太进去是不是?!  终于,我老婆魅惑的呻吟让何伯很快就把持不住了,随着我老婆的呻吟声越来越紧密,何伯抽插他肉棒子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喔~~啊~~喔~~唔……真……啊……真爽~~我……喔~~我射……射了……」随着何伯自己的话末,很明显,这时他那又多又浓又滚烫的精液,正一股脑地往我老婆的肉穴里喷射而去……  而我老婆,这时也因为何伯最后这几下狂抽猛插而爽得接近高潮,嘴里非常大声的喊道:「喔~~喔~~啊……啊……喔~~」竟也随着何伯精液的射入发出阵阵颤抖,这时何伯仍……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